登录   注册   投稿

MOOC公开课真能替代学院教育吗?

发布者:admin  时间:2014-12-22 09:45
浏览:1931 评论:0  分享:

MOOC公开课真能替代学院教育吗?别太乐观了
据外媒报道,几年前,在MOOC(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刚刚兴起时,拥护者就坚信它会颠覆世纪流传下来的传统的高等教育模式。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成功构建了一种高端的知识交换模式,每个人都能免费获取来自像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这样的世界名校的教育资源。MOOC不是集合几百名学生在报告厅授课,而是通过互联网把知识传授给世界各地数以千计乃至数以百万计的学生。有人质疑,MOOC是否会改变传统教育体系甚至是颠覆它。MOOC课程提供商Udacity 创始人Sebastian Thrun,预计在50年内,会有10家机构接替高等教育。

此言论一发布就在业内引起了强烈反响。圣何塞州立大学的高调MOOC认证实验以失败告结,学校老师以及其他机构纷纷表示反对MOOC的推广,认为MOOC会取代传统教学方式的论调纯属无稽之谈。此事引起广泛关注,就连Thrun也很失望,因此降低了公司对未来在线教育前景的预计。

一段时间以来,围绕MOOC的大量实验在进行着,有些无功告结,但也有取得成功的。2013年,佐治亚理工的计算机科学MOOC课程可颁发硕士学位,学费为6600美元,远低于在校学生成本,约有1400名学生报名。目前尚不确定此项目能否复制到其它学科领域,也不清楚人才市场是否认可这样的学历。但却是MOOC节省教育成本的最佳例证。

同时,支持在线网络课程的人数在成倍增长,尤其受那些喜欢学习却不看重文凭的群体的欢迎。相比于Coursera这样的盈利机构,哈佛和麻省理工推出的1200门免费课程则吸引了将近1300万用户在线学习。

9月份时,麻省理工的David Pritchard及其他研究员推出了Mechanics ReView学术课程,这门网络课程与他在学校讲授的课程完全一样。作者发现网络教学在讲授牛顿力学的一些概念上是非常有效的。实际上,在线学习的那些学生可能对物理学了解甚少,但是他们取得的进步和那些优等生差不多。Pritchard 表示:“他们可能在开课初与结课时的成绩都是F,但确实随着其他人一起进步。”

Pritchard仍然质疑MOOC产生的影响:就一点,他不明白MOOC如何保持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但这并不意味着MOOC只是一种言过其实的互联网技术,实际上MOOC提供了很多宝贵的想法,帮助了很多人,课程自身发展也非常迅速。

值得一提的事是MOOC的“高辍学率”,据统计大概有90%的的学生不能顺利完成课程,而宾夕法尼亚大学提供的数据证明辍学率高达96%。

Pritchard呼吁关注注册门槛问题,因为大多数注册MOOC的人群都不是真正想要学习的,他们只是看到注册门槛很低又没什么成本所以想要听几次报告而已。宾夕法尼亚大学的MOOC学生中近乎一半在第一次开课前就放弃了;注册参加Pritchard的MOOC的人数约为17000,只有10%的人坚持到了第二次课程,不过坚持下来的人中超过一半的获得了结课证书。

“我们正试图使在线课程教育的体验越来越好。”哈佛教授表示。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传统教育就会感到危机感,同时还要证明他们所提供的课程是在线模式无法替代的。

对于一部分人,尤其是那些追求深造的成年人来说,就算中途从MOOC辍学也是一种胜利。因为在他们看来,仅仅为了修满学分而在学校耗上好几个学期实在是毫无意义。

MOOC的存在更像是课本的目录,对于那些匆匆的过路人来说随便翻看几页便足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对于MOOC本身而言,它几乎比书本更可能创造出高质量的大学教育。

当哈佛和麻省理工宣布联手创建在线教育平台edX时,曾经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对那些学生进行创造性教学。此举没有得到什么关注,但是迹象表明他们的目标在慢慢地实现。MOOC的很多核心技术,都通过在线网络教学这种交互式模式被同学们掌握。MIT的学生就算参加自己学校推出的MOOC,也不能获得学分,但是他们还是会在自己的课程中使用MOOC开发的工具。据统计三分之二的学生会在平日的教学中使用edX软件系统。

哈佛的计算机科学家David Malan近日表示他的计算机科学入门课程吸引了大批的人群,校园在线课程这一版块是哈佛最受欢迎的,大约有800名学生。MOOC版块大概有350000位注册用户,其中既有青少年也有80多岁的老人。上述2个版块都使用高级的、重叠的资源,而且二者的学术要求也是相同的。

Malan从1999年开始尝试视频教学,但是他说是MOOC的工具给他的教学带来全新的视角。例如,一场报告在网上可以被分成多段视频,更具有针对性,使同学们可以视自身情况决定花在每一部分上的时间。

哈佛的学生可以自主选择是现场听课还是在网上学习。教授表示,与其硬性要求800名学生都来报告厅听课,还不如自愿选择过来的,哪怕只有400名学生的课堂效果好。

MOOC在高等教育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注册MOOC的用户中有28%的比例人群现在或曾经是老师。

Malan在哈佛开设的课程(包含学费、住宿费等费用在内共计58607美元),虽说学术标准是一样的,但是全程体验肯定不同。学校里面的课程就像是100人的小电影厅,而MOOC的规模因为比较大,有时甚至是万人大课。

当然,不仅是哈佛的学生,来自上百所的大学的学生都能从中受益。他们获得的文凭被许多行业领域承认,除此之外,他们还可以构建校友网络,并和自己的导师建立联系。现在传统教育应该反思究竟如何改善才不至于被MOOC替代呢?现有的教育机构应该充分利用自身的优势去帮助学生,他们应该坚信传统的教学会带给学生带来完全不同于在线课堂的体验,这一点是无论技术如何发展也不能替代的。

课程调研人员现在正在搜集数据以了解MOOC学员对课程的掌握和反馈情况,像Pritchard这样的研究员可以通过MOOC了解到学生们掌握的具体情况。最终获得的这些数据可以有助于改善授课方式,更好的突出重难点。

但与此同时又产生了一个无法规避的问题,尽管注册报名人数较多有利于教育实验的进行,但是却给授课带来很大的难度。Pritchard的MOOC课程就很典型,在线的网络课程和高校授课相比是存在很大的不同,需要授课老师具备更强的能力。通过缩小目标人群,他认为自己可以更高效的授课。

针对高等教育领域的MOOC课程,本身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老师的职责是把他们的知识传授给学生,通过edX这种在线课程,可以使得更多的学生从中受益。如Coursera已开设教师培训课程,那么这种效力日后定会翻倍。

单凭MOOC是不能达到像Thrun这些早起创始人的预期的,无论情况是好是坏,传统的教学方法在既有的模式下仍然具有其存在的价值。(余禾)

来源:搜狐IT

热门评论
本周热门文章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