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媒体

    中小创业者争相占位,老牌教育公司转战线上……在线教育这三年可谓风光无限。如今在线教育开始峰回路转,集体陷入盈利变现的窘境。谁能拯救在线教育?谁又能突出重围?

    从2013年开始大跃进的在线教育,在经过3年的苦苦求索之后,终于迎来了第一家海外上市公司。今年6月,在线教育公司51talk登陆纽交所,开盘当天即跌破发行价。此后几天的走势持续维持窄幅波动的状态,交投不甚活跃,总市值保持在3亿美元左右,是海外新上市中概股里很少见的小个头。这显示出投资者对前景无限的中国在线教育产业仍心存疑虑。

    虚火散去

    2013年在线教育的火热程度,现在看来还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当年平均每天有2.6家在线教育创业公司成立,资本密集涌入该领域。教育与医疗,中国最后两个未被科技公司深度开发的大产业。创业者寄望于产业政策的向好,希望能够在风口到来之前提前扎入进去,以便未来能轻而易举享受市场红利。但市场的发展状况,根本不按人们编排好的剧本上演。

    经过2013年的资本创业冲动,2014年各大巨头也开始纷纷进入在线教育领域。如腾讯与新东方成立合资公司进军在线教育,百度也对自身的在线教育业务进行了重整,一些传统教育机构如学大教育,也公布了自己的在线教育战略。但也就在此时,在线教育创业却陷入了低潮,开始了惊心动魄的倒闭潮。

    仅2014年,就有近60家在线教育创业公司倒闭或转变方向。曾一度受人瞩目的梯子网和那好网,是由“小龙女”之称的原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所创建,但在运行一年之后也于2014年底关闭,“小龙女”二次创业宣告失败。其他如粉笔网、勤学客、热线英语等曾经名噪一时的创业公司也相继倒下,在线教育创业从此陷入低潮。

    51talk作为第一家海外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虽然成功上市,但也并不能算是在线教育回暖的标志。3亿多美元的市值并不具备说服力,而这已经是目前在线教育领域状况较好的一家公司了。比在线教育发展更晚的行业,目前已出现滴滴出行这样的独角兽,但起步更早、数量更多的在线教育,放眼望去却都是一些小不点。出局的已是过去,留下的还在挣扎,虚火散去后才发现,市场竟然是如此残酷。

    在线教育现有模式

    目前,BAT都已进军在线教育,新东方、学大等传统教育机构也进军在线教育,网易、YY等一些中等规模公司也都有自己的在线教育项目。还有不计其数的在线教育创业公司,大家共同在开拓这个市场,但形式各异。

    首先是平台型,也就是引入外部在线教育资源,将其与求教者进行有效撮合,平台并不在其中染指具体教学工作,较为典型的有网易云课堂、多贝网、51CTO等。这是一种入口型的在线教育,即平台服务供需两端,希望能将自己作为一个入口把教学者和受教者结合在一起,自己再从中找到商业模式。

    做这类在线教育平台的条件是:首先要具备过硬的流量运营能力,或自身就有廉价的流量资源,否则很难维持下去。其次是要求在技术系统上有一定的实力,让教育者和受教者拥有一个良好的用户体验,并在上面形成用户习惯。这一点说起来容易,但实际是很难的,目前还看不到有哪家能做到很好的用户体验,且大多互动性不足。

    第二类是B2C模式的在线教育平台,典型的有沪江网、学而思在线、51talk等。这类模式主要是由平台来组织教育资源,然后由平台来主动对外施教,并从中收取相应的费用,是目前生存状态相对较好的一种在线教育模式。B2C在线教育首先解决的是一个在线教育标准化的问题,课程一般来说让人放心,但在技术系统的开发商上较为欠缺。

    在线教育的B2C模式也存在一些问题。首先这有些类似于传统教育的简单复制到网络,互联网化的内容少了一些,不善于通过技术系统解决问题,更倾向于通过提供内容来获取收益,这与网络内容收费有些相似。B2C模式更多存在于一些职业技能教育中,还没办法进一步渗透到更多教育领域。

    第三类是C2C模式的在线教育平台,典型代表有三好网等。C2C在中国是个令人头疼的模式,在审核与质量把控上的不足,曾经扼杀了很多C2C平台,但这一点并不一定会发生在C2C在线教育身上。尽管如此,业界对C2C在线教育平台的看法还是有极大分化的,有些人认为这是在线教育的终极形式,有些人认为其前途毫无希望。

    事实上,C2C在线教育类似于已被广泛接受的家教,一些在校教师接受邀请入驻进来,利用业余时间来做这件事,理论上是可行的。关键问题在于平台对教师资质和教学内容的审核,信用机制的建立,此外还有更方便易用的教学系统,这里面需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C2C在线教育是离钱最近的一种形式,需要面对的障碍有两点,一是如何让个人与个人之间建立起基本的信任,二是用户获取成本如何降低。C2C还有很大的探索空间,也有不短的路要走。

    第四类是工具型的在线教育,如猿题库、梯子网、作业帮等,都属于这一类型。为学生提供学习资料、题库、作业批改等。这类工具型的在线教育平台,本质上是为在线教育提供服务的,也是一种入口级服务,在线教育整体很好,他们也就很好;在线教育陷入低潮,他们也跟着萎靡不振。

    工具型在线教育其实是一种辅助型模式,类似于为学校提供教材和教学器具。问题在于,在线教育必须发展到非常庞大的规模,他们的价值才能够显现出来,在线教育的变现能力必须发展到很强的时候,他们才有机会变现。以目前的状况看,工具型在线教育距离盈利还很遥远,大多仍在提供免费服务。

    除了上述四种在线教育模式之外,其他还有O2O模式的在线教育、网校型在线教育。这些都已不是在线教育的主流,算是一种游离在外的模式探索,目前看还并没有在这些边缘模式中出现创新的苗头。

    为何辜负预期?

    作为一个希望无限的行业,在线教育为何表现不尽如人意,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以51talk为例,主营业务从事一对一英语培训,施教对象从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到上班族。一般意义上说,人们所看好的在线教育是K12,认为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市场机会。51talk可以算是个在线英语培训机构,但却与K12无关。而正是这样一个方向上的选择,让51talk活了下来,那些进入K12领域的在线教育,不是被淘汰,就是还在苦苦挣扎。

    我国每年有2 000万新生入学,在校中小学生1亿多人,国家教育资源的配置主要是在这群孩子身上。而来自学生家庭的投入则更为惊人,有些家长甚至会用过年的收入投入到孩子的教育上,市场潜力不可谓不大。在线教育兴起至今,原本指望赢得高增速的创业者都傻了眼。直到目前为止,在线教育从整个K12大盘中获取的份额也不足5%,基本处于可忽略不计的状态,似乎中国家长对在线教育并无意识。

    实际上,目前的小学生父母多为70后和80后,他们不但熟悉网络,也乐于接受新生事物,更不吝投入,但就是不愿意拿孩子的前途去冒险。在线授课虽然能减少路上往返时间,在形式上更方便快捷,但却无法很好地解决现场体验感的问题。教师在视频中讲得再好,也要看受众的学习意愿和自律能力,更要看家长的配合程度。教师、学生和家长这三方是个密切联系的关系,这条关系线在教学中极为重要。

    在传统教学中,好老师并非指讲得好的老师,而是能有效带动学生积极性,用各种方式促使学生集中注意力的老师。学生对老师或崇拜、或敬畏、或喜欢、或不满,都可以被老师用来作为增进学习效果的工具。而这种现场体验感,是在线教育目前还没办法满足的,而学习效果的不确定性,是家长不敢选择在线教育的主因。青少年的学习负担重,任何效果都是不可逆的,家长宁可多花点时间和金钱,也愿意在线下选择效果更为直观的培训班。在线教育虽然有其一定的先进性,但并不能让家长放心去让孩子尝试。

    我国教育市场的主体部分在K12,这也是在线教育发展之初的必争之地,但几年下来进展缓慢。那些在该领域做课程课件、题库、流量、授课的创业公司,几年下来可算是伤痕累累,心累到极致。

    其实,在线教育有两个核心要点,一是在线教育的内容建设,二是标准化在线教育系统的建立。在线教育与传统教育必然不同,内容上也会有所区别,教学形式上也要形成自己固定的套路,在这些方面投入力量去做的公司目前看并不多,大家都在等着风口和生态而裹足不前,那么这些众望所归的东西也就迟迟不到,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在线教育的授课方式,互动形式的实用性,技术系统的辅助,教育环境的标准化等,都是需要一套标准化技术系统来加以实现的,但目前还看不到有谁在做这一块。大家仍在各自为政,抱着自己的一套标准下功夫,实际上这对整个行业并非好事。标准化技术系统的建立是一个长线项目,短期内看不到产出,长期还是得要看情况,因此很少有投资愿意投入到这个方向,这也造成了某种令人遗憾的空白。

    教育是个需要倾注更多人文关怀的事业,也是需要先进思想和意识来进行支撑的事业。设想在一个学校中,人人都争着抢着去做教学楼基建、教具采购、后勤保障、行政管理等这些轻而易举但利益空间大的事情,就是没人去研究如何教学,如何把教学质量提上去,那这所学校是否还有未来?

    目前,在线教育的状况正是如此。不能说一切不渗透到实际教学的平台都毫无价值,但游离在教学内容之外的那些在线教育平台,实在不能称得上真正的在线教育。他们从事的只是一种投机色彩浓厚的生意而已。

    走向何方?

    一个确定的答案是,互联网流量并不是在线教育的关键,用户导入则更不是。在线教育是一种需求与供给的准确对接,这与你是否有强大的流量运营能力毫无关系。在线教育目前最应该做的,是瞄准传统教育的痛点下功夫,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但切忌在解决了老问题之后,自己再制造新的问题。

    首先,在线教育应该解决教育内容的丰富和形式的多样化问题。因为现阶段不但在线教育的软件有先天缺陷,硬件也存在极大的不足。如果在线教育像远程教育的网校模式一样,仅仅是把线下教学内容向线上的简单平移,是丝毫没有希望的。真正的在线教育一定与线下传统教育不同,在思想内涵上、表现形式上都有较大差异,从业者不对此进行认真细致的研究,而是站在互联网的角度去研究趋利避害,在线教育也是没希望的。

    其次,对在线教育教学形式的多样化和创新性,应该加强研究和实践,以及专人负责技术教学系统的研发。多数人熟悉网络聊天的基本形式,那就是腾讯QQ,形成习惯之后,你再弄一个别的形式出来很多人就会不习惯。在线教育是否需要形成这种固定模式呢?答案是肯定的,这种技术系统上的标准化,需要在线教育经过一个较长时间的摸索和创新,深入洞悉用户需求,解决痛点,最终才有可能形成一个相对固定的标准化在线教学环境,并形成用户习惯。

    第三,在线教育应拒绝免费模式,这不是游戏而是教育,应还教育以其应有的严肃性。对于提供了良好师资,又能解决教学场景问题的在线教育服务,付费是天经地义的。免费模式造成的后果只能是产生太多阻碍在线教育发展的负面因素,根本来说是得不偿失的。此外,互联网的信用评价体系也切忌引入到在线教育中去,那些只是娱乐,与教育评价并无根本关系。用那种戏谑的方式评价教学质量,只能让在线教育更加戏谑。

    第四,在线教育从业者应具备相应的情怀和奉献精神,才有可能把这个事业做好。教育是一场忍辱负重、尝遍艰辛的行军,做任何事情都讲究趋利避害,抖那些源自互联网的机灵,人人都希望别人来做难事,自己来做轻松事,在线教育就永远也不可能拥有未来。

    来源:商界评论

    精彩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