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媒体

    星立方将教育和技术有效融合,自主创新研发出达睿思、学路优和学价宝三大品牌的产品和服务,以“整合数据,为每一个教育相关者提供及时、可靠、精准、高效的学习服务”为使命,致力成为“最专业的教育数据运营服务商”。

    对话嘉宾:星立方董事长 刘宇明

    对话人:中教全媒体主编 夏巍峰

    现场对话视频 | 中教全媒体出品

    任何一个行业或领域在被发现后,都会经历起初的滋生蔓延、短期的井喷式增长、过度的行业竞争以及最终的洗牌调整。教育领域也如是。而能避过最初那段不为大众所知的艰难岁月,继以不断打磨产品、推陈出新,并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抢占在线教育市场的企业,星立方就是其中之一。

    成立仅6年时间,星立方将教育和技术有效融合,自主创新研发出达睿思、学路优和学价宝三大品牌的产品和服务,以“整合数据,为每一个教育相关者提供及时、可靠、精准、高效的学习服务”为使命,致力成为“最专业的教育数据运营服务商”。可以说,星立方的独具匠心之处在于,星立方致力于打造教育生态链闭环,真正解决需求流、数据流和资金流三大流向问题。另外,如何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抓住风口?星立方在产品设计和企业经营的思路上打提前量,掌握好分寸,既不太超前,也不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

    截止到2016年7月底,星立方的市值达4.8亿。越来越多的传统教育企业跻身互联网领域,“互联网+教育”口号老生常谈。要想继续加速抢夺资本市场上的一杯羹,则需要创始人的洞察力。打造“互联网+教育+区块链”生态,是星立方能够进入百亿市值行列的规划王牌。

    俗话说,相爱容易相处难,百年企业实属不易。在教育这条经久不衰的道路上,一旦看清趋势和方向,把握“快、狠、稳”的准则,是星立方董事长刘宇明经营企业的风格。近日,中教全媒体主编夏巍峰对话星立方董事长刘宇明,在互联网+教育的大浪潮下,看星立方在未来三年如何打造成教育数据运营服务NO.1企业?

    星立方董事长 刘宇明

    全:打造生态链,形成教育闭环

    夏巍峰:星立方从2010年成立,您最初以公司总经理身份进入星立方,后来又担任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请您谈谈是何原因促使您这一身份的转变?又是如何先知教育信息化未来发展的巨大空间?

    刘宇明:星立方于2010年1月成立,直到同年10月份我进入星立方之后才开始实际的运营。一开始,我主要承担总经理的工作,后续因为准备将星立方做成在国内教育信息化领域以数据为主的NO.1,也寄希望星立方能通过资本市场的力量快步发展,就重新将星立方做了战略和股权等方面的调整。在2012年10月,原有的实际控制人和大股东逐渐过渡到我个人身上。

    对教育信息化未来的发展空间超前看好与我个人的经历有关。2000年我从事北京市的校校通工程,在做这个工程的过程中跟教育信息化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开始我们是做一些硬件的集中采购、系统集成的工程,我们认为北京的教育信息化领先全国其他省市至少5年,那么北京的教育信息化过程实际上就可以印证其他地区的发展方向和方式。但在2010年前后的系统集成和硬件以及基础建设完成后,面临基础建设完成后如何使用的问题。在2010年之后的一段时间,无论是北京市还是北京市教委亦或相关的研究机构,都认为应该在原有基础建设的框架上增加大量的软件部分的应用。与此同时,我认为运营在教育信息化领域需求会越来越大,所以在我进入星立方后,重新调整发展方向,逐渐的将星立方发展成为教育信息化的运营公司,即以软件铺路,以数据为依托,展开教育信息化运营的全部工作。

    夏巍峰:公司旗下涵盖达睿思、学路优、学价宝三个品牌,请您简单描述这三个品牌,他们的创新点和优势、主要面向的用户对象都是哪些?

    刘宇明:公司目前的口号是:“做最专业的教育数据运营服务商”,达睿思、学路优、学价宝三个品牌都是紧密围绕教育数据开发的产品和服务。达睿思的作用是将教育数据的采集作为重点,产品所涵盖的网络阅卷系统、考试数据分析系统都是针对数据的采集、统计、分析和整理进行设计的。目前,达睿思主要面对的是B端销售,客户群体大多是学校和机构。

    当数据通过达睿思采集上来后,我们要通过自适应学习生态——学路优,快速解决老师和学生的教与学痛点。也就是说,学路优帮助老师支持基于事实数据的过程性评价和个性化教学;掌握每个学生的学业情况,预判学生学业发展趋势。另外,学路优帮助学生优化学习路径,减负增效,绘制精准的个性化学业进步路线图。学路优的作用是借助于B端向C端服务。

    当老师教完学生后,如何检测学习效果?这时候学价宝下的“星立方第三方学业测评服务”就起作用了。“星立方第三方学业评测服务”是一种基于学生学科知识、学科技能以及学科思想等多种维度的检测与学业数据挖掘、分析、反馈服务。其目的是依托区块链3.0智能技术,帮助学校教学管理者、一线教师和学生深入挖掘、分析日常教学各阶段实施效果以及学生知识掌握程度和能力发展水平,并对各项学习数据进行记录并跟踪其发展变化。从而建立“数据驱动下”的校本教研与管理决策体系,辅助学校教与学工作更好的开展。

    另外,学价宝还有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教育支付。学价宝的教育支付依托于区块链2.0的金融技术,作用是在学生掌握知识点以及通过“星立方第三方学业测评服务”准确判断出学生的学习效果后,通过学价宝教育支付打通整个产业链的资金流,将资金导入上游的培训机构、教材机构,使其取得相应资金,打通整个生态链。

    这样,通过达睿思、学路优和学价宝三个品牌,以及旗下产品研发成功并推向市场之后,星立方的整个生态链自然而然形成一个闭环,真正解决需求流、数据流和资金流的三大流向问题。

    专:做最专业的教育数据运营服务商

    夏巍峰:星立方的商业模式主要以ToB-ToC为主,并且做的很成功。你们为什么选择这种模式?另外,星立方具体是如何解决B/C端用户的实际问题?

    刘宇明:对于教育信息化的企业来说,ToB模式很好的解决了教育信息化企业最开始资金来源的问题。但为了解决教师和学生实际教学、学习过程中的具体问题,国家政策、资金在引导流向C端,通过C端来推动全民网络化学习,那么教育信息化企业就同样需要根据国家的政策和形势相应的做出调整。星立方思考如何从B端走向C端,得出的结论是,我们一定要解决C端最头疼的问题。也就是如何有效避免学生大量的重复性学习。星立方的学路优产品就是面向C端,通过自适应学习解决学生在学习过程中避免陷入题海战术,从而让学生有更多时间参与社会活动。

    另外,在教育信息化过程中,B端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无法检测课堂教学效果。星立方通过达睿思、学路优、学价宝产品,尽最大所能解决学校在教学中的困惑。达睿思通过网络阅卷系统、考试数据分析系统和相关的产品最快速度给学校各种维度的分析报告,让学校最快速度判断出学生的学习效果、教师的教学效果以及家长也可以通过这些维度报告得知孩子的学习情况。所以,达睿思解决了教育教学中快速获取数据,快速将分析报告推送不同群体的作用。学路优解决的问题就是针对达睿思做出的分析报告,有针对性的向学生推送习题,从而形成自适应学习的状态,用最少的题、最快的速度掌握更多知识点。而学价宝对学生的学习效果进行测评和形成相关产业链的资金支付。

    夏巍峰:星立方实际上是一家大数据采集、分析的机构。有专家曾说过,未来的学校最有价值的可能是数据。因此,您觉得数据对学校、教学机构来说,它的价值在哪?

    刘宇明:数据具有无国界性和流动性。移动互联网时代是大数据时代,教育不能忽视数据这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数据在教育领域里运行独特,教师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学生掌握知识,那么,快速的利用教育信息化的手段协助数据的采集就是一大难点。另外,数据的作用是为了让需求方解决相应的实际问题。但当数据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如何从庞大的数据里提取有价值的、多维度的能够满足需求方具体需要的数据显得十分棘手。星立方作为教育信息化企业,需要承担的工作就是如何能够快速获取数据并将数据输送给相应的教师、学生、家长,解决他们的具体问题,利用数据获取相应的价值,做专业的教育数据运营服务NO.1企业,这是星立方对自己的定位和要求。

    智:抓住资本市场的资金和风口

    夏巍峰:据知,星立方已挂牌新三板。新三板的挂牌对公司在业务、品牌推广等方面有哪些变化和意义?

    刘宇明:星立方在2014年1月挂牌新三板,是新三板全国扩容后的第一批企业之一。在新三板扩容之后,2015年我们在资本市场做了几次重大举措。一是我们有幸成为较早的协议转做市转让方式企业。做市以后,星立方的市值和市场影响力得到大幅提升。同年,星立方完成3次融资,取得了宝贵的资金。资金是一个公司发展的必要条件,也是公司发展的血液;二是在挂牌后,星立方打开了知名度,得以让政府、学校还有其他的合作伙伴看到了星立方在教育数据运营方面的优势,客户反馈好,销售过程也相对更容易;三是星立方在2015年6月至2016年6月初期间实施并完成了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盛列科技100%股权)暨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盛列科技和星立方在数据运营方面有很多重合点和互补的地方,这也是星立方发展壮大迈出的重要一步;四是在星立方挂牌新三板后,无论是从监管机构、证监会、股转公司、券商等其他的中介机构,他们都用现代企业的标准来要求星立方。在这一过程中,星立方无论是从团队建设还是个人的组织意识上,都需要像一个现代企业去靠拢。我们也更加用心去打磨产品。

    夏巍峰:目前,新三板挂牌门槛在提高,资本市场也似乎冷却下来。但星立方无论是在挂牌、做市、融资、并购等方面,都恰到时机抓住机会。对此您有何感悟?

    刘宇明:一个公司要想发展顺利,就要深谋远虑。公司的产品处于什么阶段、在市场上处在什么位置、在资本市场上处于何种状态,都需要有深刻的认知。像资本市场的变化和风口来的速度大多不由实体企业家决定。那么,怎么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抓住风口?那就需要在产品设计和企业经营的思路上打提前量,掌握好分寸,既不太超前,也不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所以星立方的产品会提前5-10年设计,但在将产品作为应用级的产品推向市场时,则只提前2-3年时间。星立方为什么能够在教育信息化和教育数据方面领先?这是因为星立方深深扎根于北京市场,接触政策比较早,设计产品比较早以及和教育研究机构接触比较多。在星立方进入资本市场以后,我们的产品设计方面能够迎合资本市场的需求。所以,我们基本能够赶上资本市场特别是三板的这几阵风。当我们坚持对研发产品的不同阶段进行投入,我们就不会掉队。在资本市场上,我们就能充分利用资本市场的资金和各种风口。

    夏巍峰:据知,公司挂牌后,融资额已超14千万。星立方吸引投资者投资的原因有哪些?对投资对象有没有要求?

    刘宇明:首先,星立方能够吸引资本市场资金的原因是星立方处于教育信息化前沿的数据这个点上。星立方从2014年挂牌新三板,也正好赶上了互联网+教育的风口。这一过程也让星立方醒悟,以往低头做事的做法无法适应互联网+教育的风口。因此,星立方及时调转方向研究教育信息化政策。特别是教育信息化制定十三五规划,助力星立方在资本市场和三板市场成为热点公司。另外,星立方一直专注于做教育信息化数据的运营,而能够将产品做到星立方这种深度的公司几乎没有。星立方夯实内功基础,具备资本大佬愿意投资的热点要求。

    今后,星立方在选择投资人时会适时做战略方面的调整,比如纯粹财务性的投资比重会减少。我们会更倾向引入战略投资人,特别是能够解决星立方在教育信息化领域、教育数据领域上下游的产品和运营的公司。

    新:开拓“互联网+教育+区块链”领域

    夏巍峰:星立方未来的发展的方向是什么?您希望把公司带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刘宇明:目前,星立方是以技术立身的公司。随着公司三大品牌及其下各种产品的研发完成,我们会成为具有清晰盈利模式的“互联网+教育+区块链”企业。公司的学价宝系列产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实现学习效果的计价支付体系,打通教育产业生态的“资金流”。公司初步尝试应用区块链技术来储存教育数据,加密后与服务方和第三方分享,探索建立学习者及其测试结果的存储中心。个人或学校运用区块链技术可以在参加过学业水平测试后,授权组织测试的机构将测试结果分享给一个或多个第三方评估机构。每个人的考试成绩及课程设置都被永久且不可更改地记录其中。每个人都将能够自由地,按照自己的时间安排,学习必要的课程,参加必要的考试。对于其他数据使用方,这些记录也都是公开可见的。

    目前,公司在利用区块链3.0技术,提供第三方学业测评服务、传统教辅资源的整合与增值服务等业务;利用区块链2.0技术,提供教育支付服务(使得教与学服务可计价和可便捷交易)等方面进行积极准备,进而将涉足教育金融领域。教育金融目前处于蓝海阶段,教育领域的支付必须符合教育的习惯和特点。目前,星立方市值估值不高,这与公司最初不注重资本市场上的宣传有较大关系。但是我们有信心通过产品的打造增加星立方的曝光度,让投资人更充分的了解星立方,从而提升星立方的市值。

    夏巍峰:创始人的性格、格局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您觉得您的性格是什么样的?您的性格在公司的发展过程中有什么作用?

    刘宇明: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我会时不时考虑自己的性格是不是和公司的发展方向相匹配。我个人认为,要想把一件事情做好,一定是要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既然喜欢,就可以暂时忽略掉当前的困难和痛苦,也可以暂时忽略掉经济上或者收入上没有取得的预期收益。在星立方发展的过程中,我对待工作的态度和我个人的性格、思维方式等会影响其他人的选择。举例来说,我不是很关注细节,基本上能够做到充分授权,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用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另外,一旦看清趋势和方向,我遵从“快、狠、稳”准则,这些都是我个人的一些风格。

    星立方从正式运营的那一天就贯穿了我想把最好的产品通过星立方的努力输送到真正需要的人群中去的经营理念。在公司的市值不断壮大的过程中,星立方追求的是能够得到社会、同行业以及客户对我们的认可。我们会把星立方发展过程中的大目标分成若干小目标,各个击破。那时,市值对我们而言仅代表一个数字。星立方会将剩下的资金反馈给社会,继续为教育事业添砖加瓦,贡献力量。

    本文作者:中教全媒体 记者易青

    视频编辑:中教全媒体 刘振玉

    精彩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