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媒体

    近年来,MOOC席卷全球,在国内,无论是学校、企业还是教育研究者,都在关注MOOC。MOOC的出现对中国教育界产生很大影响,这种现象更需要我们冷静地对待和理智地思考。其实MOOC只是开放在线课程的一种形式,当前国际教育教学活动中,还有各种不同形式的开放在线课程,它们各有特色和作用。从起源、特点、发展和经典案例四个方面来介绍LOOC、SOOC、BOOC以及DOCC等不同类型的开放在线课程,可为国内教育界提供对开放在线课程的较全面的认识。

    教育部《2014年教育信息化工作要点》的重点工作第二大点第八条提出:深入研究MOOC对高等教育的深刻影响,支持“985工程”高校开设开放在线课程,组织部分地区实现高校公共基础课、专业基础课的网络共享。经过十年开放教育资源(0ER)的实施和近三年开放在线课程(00C)的实践,已经证实开放教育资源和开放在线课程是促进信息技术与教学融合、优质教育资源共享、教学变革和高等教育均衡发展的可行途径。开放在线课程的出现和应用,如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慕课,MOOC),使“开放”“共享”从资源走向教学过程和学习过程,实现了课程教学、评价和管理的全面开放。慕课出现后,其以合理设置的教学内容、适当的教学资源、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学团队、精心设计的在线学习活动等为学习者们提供了灵活、免费和优质的学习机会,两三年间风靡全球,成为全球学习者喜爱的学习形式,也促动很多教育机构开始发展开放在线课程和在线教育项目。

    慕课被我国学习者和教育界认识后,迅速成为国内教育界最熟知的一种开放在线课程,相应的研究和应用也越来越多,成为大家唯一关注的一种开放在线课程,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开放在线课程的代名词,但慕课并不等同于开放在线课程,而仅是开放在线课程中的一种。不同层次的教育机构都在尝试开展慕课建设,有的将网络课程直接理解为慕课,有的中小学甚至将校内利用课程管理平台开设的校本课程也挂上MOOC的名字,可见对开放在线课程的理解业界也存在误区。实际上,开放在线课程形式多样,应用范围、开设方式和教学过程各有特色。目前全球已经出现许多不同类型的开放在线课程,例如LOOC(区域性开放在线课程)、SOOC(小型开放在线课程)、BOOC(大型开放在线课程)等。不同类型的开放在线课程针对性和教学特点各异,但目的都是为学习者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和支持服务,丰富学习内容和方式。这些开放在线课程有其各自的适用情境、关注范围和教育价值,提供了多样的开放课程教学方式,让学习者有机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课程类型,也给教师提供了实现自己课程设计的多种可行方案,可见认识并了解各种形式的开放在线课程对当前正在尝试开放在线课程项目的教育机构及教师意义重大。

    基于以上背景,本文对国际上当前存在的多种开放在线课程进行介绍,一方面试图让业界对开放在线课程有更广泛的了解,以免管中窥豹;另一方面也希望促进业界开放在线课程实践的多样化,能理性地开设与自己教学对象和目标相适应的开放在线课程,以免盲目跟风。

    —、LOOC(Local Open Online Course),区域性开放在线课程

    (一)LOOC的起源、特点和发展

    LOOC(Local Open Online Course)即区域性开放在线课程,最早出现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于2013年12月创设的“数字素养”(学校代码M101)的课程。该课程由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系、图书馆和教育技术学项目的研究生共同创建,开设的目的是为了帮助大学所在社区的成员提高数字素养,也即是想帮助学生们在学习其专业知识的同时,可以提升与专业有关的数字素养,例如一位学法学的学生,可能通过这个课程成为一个熟悉掌握社会性媒体应用的法学专业人士。因此,服务于一定区域和范围内的学习者、具有相对明确的服务性成为了LOOC的一大特点。LOOC创建人之一的该大学教育技术学硕士研究生导师大卫•沃格特博士(Dr.David Vogt)解释了开设这门课程的原因:“如果说哥伦比亚大学的课程是大学的学术砖石,那么数字素养就是使这些砖石能砌起来的砂浆”。LOOC课程的提出与UBC关注技术支持的学习、构建灵活有弹性学习的宗旨相符合。哥伦比亚大学的LOOC建构在开放的Word Press部落格上,由学习者自行掌握学习步调,将它与自己所学的其他课程结合来学习。LOOC的理念得到学习者的认可,也得到教育界的认同,相继在其他大学开展起来。

    LOOC课程的特点是主要服务于一定社区的成员,课程的参与者因此可能拥有统一的学术标准和地理区域。

    (1)区域性、地方性。区域性、地方性是指课程只针对一定区域的人群,如M101只提供给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社区中的人们进行学习。在区域性开放在线课程里,区域中的学习者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加入到课程学习中,区域外的学习者也可以看到课程的内容,但是只有社区的成员才能参与课程实施过程,发表信息、参与到课程的交互及在线活动中。

    (2)“自我导向的学习”。LOOC提供不依赖于老师或者其他类型支持的自我导向学习体验,学习内容和材料由学习者共同创造和审核,借助学习者的力量来更新学习内容。如M101的学习材料由学习者共同不断地提供和审查,某一个学生关于数字故事的网站可由另一学生评价,该生再根据建设需要和评价进行改进。通过这种方式,学习资料质量控制由名誉激励和同伴管理实现,并且学习资料处于动态积累和不断更新中。M101开设的基础是另一个正式的全在线研究生课程,教育技术学的研究生为这门课程提供学习内容并进行管理,它们也成为M101的内容基础。

    (3)资格认证。和其他开放在线课程一样,资格认证是LOOC必须解决的问题。为鼓励学习者参与并完成课程学习,LOOC提供不同方式的资格认证,或在大学内等同于某门课程而免修并取得对应课程的学分,或提供电子徽章认证。如英属哥伦比亚大学LOOC课程的创建者们就通过创建并使用徽章来对学习者的课程学习成果进行认证。

    (二)案例:威斯康星大学的《APP和2D游戏开放入门》课程

    威斯康星大学绿湾分校的计算机科学学习项目中开设了《APP和2D游戏开放入门》课程,它是该校第一门LOOC课程。该课程作为一门开放在线课程,提供了与MOOC等其他开放在线课程一样的免费、有弹性的管理及教学,但对学习者规模有一定限制。这门课程限250个学习者,学校所有学生都可以申请,区域内的高中生也可以申请,但要求学习者至少要熟悉掌握高中几何的基本知识。这门课程是开发游戏和移动终端应用的入门课程,从初学者的水平开始教授,并假设学习者没有任何编程的知识和技能。当然学习者如果掌握一些电脑的基本知识,懂得一些标记语言,如HTML等,学习起来会相对轻松,但这些都不是学习该课程的必须条件。

    课程由大学的教师本•盖斯勒和彼得•布赖兹内伊教学,他们都具备与游戏和移动应用软件有关的丰富的行业经验,是有着深厚学术研究经验并精通相关技术和知识的专家。盖斯勒曾为四个三A级游戏开发公司工作,参与了6个以上畅销游戏的开发工作,如X-men传奇、Quake4和JediKnight2等。他对移动端应用的开发也极有经验,并出版过相关的书籍和论文。布赖兹内伊从1999就在绿湾分校计算机系教学,具有计算机博士学位,精通相关技术,并发表过多篇相关的学术论文。在这样的组合背景下,他们为学习者准备的课程内容既丰富又实用。课程共十二个单元,具体内容如下:

    单元一:你想设计出一款游戏吗?

    单元二:c语言基础

    单元三:控制语句

    单元四:数组和游戏设计

    单元五:游戏设计

    单元六:Pklayer

    单元七:游戏设计第二部分

    单元八:Player,第二部分

    单元九:生动的指什么?

    单元十:C语言基础

    单元十一:XamarinAPP设计

    单元十二:基于GPS的AK5

    学习者在学习该课程前要先考虑自己是否适合学习这门课程,因为按课程要求,学习完成时,学生要开发出一个完整的游戏及一个基于安卓系统的移用应用雏型,能够批判地看待和分析游戏的发展,懂得怎样开发简单的安卓系统游戏。在学习过程中学生能接触和认识各种不同的游戏平台,如XNACAME Studio,Eclipse和ADK等。在课程结束时会对学习者进行一次考试,检测他们对知识的掌握程度。完成课程学习并成绩合格的学生可以获得大学的学分,并可免修该大学计算机科学课程中的201课(3个学分)。

    课程学习中会有五个项目同步进行,学生要注意课程进程的安排,跟上课程的进度。该课程采取同伴互评互助的方式教学,让学习者知道同伴在做什么及做得怎么样,方便同伴之间互相学习,也为学习者提供一个更好的与同伴交流的机会。相对于传统的计算机科学课程的学习,学习者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和学费。该课程于2014年3月正式开始,第一次参与学习的学生已结束课程学习,有50%的学习者顺利完成课程学习并取得学分。

    LOOC课程是区域性的,并有一定规模控制,因此有利于教学方了解学生的基本情况、安排教学内容和调整教学活动。通常LOOC中都采取了由同伴互评取代传统的由教师对学生进行评价的方式,让学习者相互学习,并在学习过程中再生出有用的、新的学习资源,保持了课程的不断发展和更新。完成课程学习成绩合格的学习者可获学分,并计入正式学习项目中,这些是MOOC不具备的优势,因此LOOC也越来越受到大学和学习者的欢迎。

    二、SOOC(Small Open Online Course),小型在线开放课程

    (一)SOOC的起源、特点和发展

    SOOC(Small Open Online Course)小型开放在线课程是由希瑟•M•罗斯提出来的。希瑟•M•罗斯认为小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真正的创新是在学习者的选择性上,课程依然是公开和免费的,互联网上的任何人都可以申请加入,但课程实行选择性限制招生,招生人数缩小到数十或者几百个,而不是数千。

    杨竹筠、郑奇在《MOOC等在线教育模式初探》一文中指出:SOOC的出现是为了解决MOOC教学平台低参与度、低通过率以及学生背景不一致这三大问题,其S又有Select的意思。SOOC通过学习平台统计学习者参与度及达到的学习水平,然后进行筛选,并在筛选之后针对这部分学习者开展各种学习讨论和互动,这比MOOC较单一的教学形式,在教学活动设计及课程完整性上有了提高。

    在MOOC以大规模取胜的情况下,SOOC更注重精细地提供学习支持服务和有效地组织教学活动。相比之下,SOOC有以下特点:

    (1)选择学习者。SOOC平台通过统计学习者参与度及达到的学习水平而进行学习者筛选,之后针对这部分学习者组织各种学习讨论和互动,教学对象特点明确。

    (2)针对性的学习支持服务。和MOOC—样,SOOC拥有在线教学的优势,资源和信息全部开放且通过网络进行传播,没有时间和地点的限制,但针对学习者群体的明确特点开展个性化互动等学习支持服务,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学习者参与度低的问题。

    (3)小规模的效应。由于参与课程学习者的数量得到控制,因此相对于MOOC平台的大量参与者,SOOC平台的“小”也大大节约了存储和带宽成本,减轻了教学团队工作量,减少了不断出现的学生变动带来的调整,因此展示出了“小型”的优势,成为值得关注的开放在线课程形式之一。

    (二)案例:堪培拉大学的《拳击介绍》

    澳大利亚最好的大学堪培拉大学开设了一门名为《拳击介绍》的小型开放课程,如图2所示。这门小型课程的专家团队由五位教师组成:他们分别是保罗•帕金斯、阿兰•哈恩、希德库特、大卫•布里格斯4位讲师和基思•莱昂斯教授。目前已有54名学生参与了这门课程的学习。该课程准备了五个主题让学习社区中的学员讨论,还提供连接到其他相关课程的链接,供学员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扩展学习。选学课程包括:麻省理工学院的“魔术背后的化学”、社会媒体的导向和政策等。

    学习者需要注册账户才能选修这门课程,注册成功后学员将会拥有自己的个人主页,如图3所示。学员在自己主页上,可以完善自己的基本信息,分享最近的活动、自己的微博内容等。课程就如一个灵活的学习社区,学员间可通过Facebook、Twitter、微博以及Linkedln来进行交流。

    这门小型开放在线课程持续五周,第一周是课程的基础模块。在这个模块中学习者可以共享关于拳击的基本知识和信息,因此课程中有很多关于拳击的资源供学员学习,也鼓励学员发表自己的评论。在第二周的学习中,教学方组织学习者学习拳击的竞争理念和宗旨。学习者可以从观看一个关于拳击理念的简短而精彩的视频开始学习,然后针对视频的内容进行讨论,分享自己的观点,学员之间也可以分享拥有的各种资源并与同伴进行讨论。第三个模块是关于训练的。学员这时已经对课程学习方式有所了解,对所学内容也有了积累,因此学习者可以围绕拳击训练的目的、教练的角色以及训练内容等问题进行讨论。在这个模块中具有传奇色彩的篮球教练约翰将就他的成功经历和生活信仰等与学员进行在线视频交流。第四周的学习主题是“计划”。学员要尝试对一个训练课程进行计划、在小组里提出自己的个人计划等。本模块的最终目的是制定学员自己的训练计划。课程的最后一周是“技术培训和身体上的准备”。在这个模块中,学员将会探讨训练技巧和拳击前的身体护理两个问题,还会针对学员们提出的相关问题进行讨论,学习中也鼓励成员分享自己的观点。在这门小型开放在线课程的最后,将会对学员进行测试,了解学员们对所学习内容的掌握情况。

    这门小型开放在线课程的优点在于:(1)所有参加课程的学生都是对这门课程真正感兴趣的学生,因此,学员参与课程的积极性都很高,最后也都能取得满意的成绩。(2)五个模块都有学员间互动交流的环节,方便学员之间共享信息和交流观点。(3)时间的灵活性。学习者来自不同的家庭、不同的职业,时间安排都不同,学习者可以在自己方便的时间学习,在线教学活动尽量安排在大家都可能参与的时间进行,以促进实时的交流。

    三、BOOC(Big Open Online Course),大型开放在线课程

    (一)BOOC的起源、特点和发展

    BOOC(Big Open Online Course)的构想在2013年由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丹尼尔•希基提出,指学生范围控制在200-500人、向所有人免费开放的在线课程。丹尼尔•希基提出BOOC的原因是很多参与开放在线课程学习的人都希望课程能提供更多的交互活动及方式。在提出BOOC之前的6年时间里,丹尼尔•希基致力于改善技术以实现真正交互的在线教学,从而促进学生间进行更多交互并让他们更投入地参与到学科学习中。刚开始,他尝试在人数较少的在线课程中通过互动引导学生投入地参与到课程学习中。结果表明该方式提高了学生参与度,加深了学生对新知识的理解和掌握,并在网络学习社区上形成了大量学习成果,在此基础上他决定扩展到上限为500人的在线课程中,尝试引入更多的交互来进行在线课程教学,因此BOOC就产生了。

    与MOOC相比,BOOC有与之相似之处,但也有自己的特点。

    (1)规模的控制。BOOC虽然对学习者没有地域和机构等的限制,但在人数上有一定限制,通常在200-500人之间。

    (2)课程内容针对性强。BOOC的课程内容更有针对性,动态性更强,且随着学习过程的开展能不断生成和变化。基于知识情景化理论,BOOC在教学中注重学生的先前经历和学习背景,以促进学生对知识的真正吸收和掌握为目的。学习的内容一般是那些自学比较难掌握的内容、或者与实践经验相关的内容。

    (3)互动和交流。BOOC中学生的交流和互动明显增强,注重学生的参与,以此来激发和维持学生的学习兴趣。BOOC采用多种类型的同伴评价方式让学习者完整地参与到教学过程中;同样也提供学习成绩认证,通常以认证证书或计学分的方式来实行。

    (二)案例:印第安纳大学《教育评测》课程

    印第安纳大学《教育评测》是由其教育学院开设的3学分的研究生层次BOOC课程,如图4所示。如果学习者学习该课程无需学分,可以直接从https://eabooc.appspot.com/注册参与课程,如学习完成后要在自己所在学校获取学分则需先咨询所在学校的管理部门是否认同在线课程的学分。如果学习者完成学习后想得到印第安纳大学的学分,无须注册加入该大学任何项目就可以先注册学习该课程。

    《教育评测》课程的教学目标是帮助教育者、管理者和研究人员理解和重视教育评测。课程内容有以下三个方面:评测的实践、评测的原则和开展评测的相关政策。课程作业围绕教学内容来组织,学习者不会一直阅读教材或观看视频,而是进行有兴趣和基于已有实践经验的有意义的阅读和观看。课程学习持续12周,最近一次开课从2015年5月12号至8月1号,课程代码为P507。

    课程学习中围绕学习内容的三个方面,学习者每周要完成基于“Wikifolio”的作业,在“Wikifolio”上与教育专家和学习同伴进行专业的深入对话,进一步理解教育测评的有关概念、方法和政策。课程非常强调基于实践经验和学习内容的交互及参与,并以此推动学习者持续保持学习兴趣。每个学生者“Wikifolio”中的作业内容都会被其他学习者和教师看到并评论。Wikifolio是非正式的,内容也非直接分级,学习者被要求讨论每个人的wikifolios,通过wikifolio直接评论。学习者的“wikifolio”和思考必须被至少一个同学或者老师赞同,这样才能得到学分。学习者还可能被要求完成一些限时测试,结合其在线学习情况和测试成绩来取得课程总的学习成绩。所有的学习者只要合格地完成了课程学习就会得到课程数字徽章,数字徽章网络标记了学习者的学习情况,可以通过互联网、社交网络和邮箱来分享。

    《教育测评》课程的组织很简单,学习者注册课程时就要起草一份课程目标,这个目标反映了学习者课程学习的兴趣,在第一次作业时可修订和详细说明学习目标、自己的背景以及角色。每个星期,学习者根据自订的目标和与自己角色相关的学习内容思考和讨论与“bigideas”相关的内容。每个星期都要重新调整自己的课程学习目标,完成一些与目标相关的活动,并总结相关章节的“bigideas”。之前,《教育测评》课程中的视频是专家们不同主题的讲座,以流媒体的形式提供,但是从2014年起,课程增加了介绍性的视频以展示如何完成作业指导的信息,对每一个作业,希基博士都会提供自己关于这个主题的看法、见解和观点。

    从2015年起,该课程小组得到谷歌5万美金的支持,并通过谷歌的在线课程平台CourseBuilder这一课程管理系统开展在线课程教学。课程主持人希基对此的评述:“谷歌想知道是否在20个学习者中成功开展的互动在线教学实践能够扩大规模”。这也正说明了大家对BOOC的关注方向。

    四、DOCC(Distributed Open Collaborative Course),分布式开放协作课程

    (一)DOCC的起源、特点和发展

    DOCC是“Distributed Open Collaborative Couree”,即分布式开放协作课程的首字母缩写,是通过网络开设的一种在线课程,强调学习过程中学习者之间的协作。2013年8月,FemTechNet(—家女权主义研究机构)在布朗大学、耶鲁大学和罗格斯大学等15所大学开设了一门名为“女权主义与科技之对话”的课程,即为DOCC的开始。该课程不局限于单一专家授课,其课程专家背景多样化、分布在各高校或机构,突出数字时代的协作学习,避免学生被动学习。该课程对这些大学的所有学生开放,并在安东尼向社区开放。

    作为一种与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不同的在线开放课程,分布式开放协作课程具有以下三个鲜明的特点:

    (1)D(Distributed)即分布式。一门DOCC课程,不同于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由一位或几位教师向许多学生发送教学内容,它的出发点是协作性和分布式的专家们来组织教学,课程建立在整个网络中的专业知识分布和教学参与者处于不同的制度背景的基础上。教学者与学习者都生活在不同的制度背景中,来自不同的地方,属于不同的民族,从事不同的行业(例如教师、学生、媒体制定者、活动家和教练等),因此他们可以提供、了解和认识到不同的观点、经验和经历带来的差异,从而能批判地分析问题和思考问题。

    DOCC以“以学习者为中心”的理念组织教学,让学习者在协作中进行知识创造。萨奠说:“一门DOCC课程,并没有给所有参与者提供集中的、唯一的课程,相反,它围绕一个中心话题来组织内容”。

    (2)C(Collaborative)即强调协作。DOCC利用许多学者和学习者的集体智慧组织协作学习。学习者围绕同一话题或共同主题表达观点,相互对话、讨论,并在此过程中不断发展自己的观点。评估学习效果时,重点放在实现的过程上,而不仅是结果上。DOCC中的协作不仅体现在学生的协作学习过程中,还体现在课程内容的提供及发展上。参与课程的学校基于核心内容可增加自己的节点课程和学习资源,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也能生成式地提供新的学习内容,这些节点课程和资源都可以提供给所有学习者学习。因此DOCC在协作上弥补了MOOC的不足,美国开设DOCC课程的大学数量也在不断上升,目前已有包括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和罗格斯大学等在内的十七所院校开设了这种课程。DOCC体现了数字化时代协作学习的特点。

    DOCC中的协作还反映在线上和线下的混合式协作学习中,在线下活动、经验和体验的支持下,线上活动才得以有效地进行。学习者共同的知识创建过程源于不同的认识、观点和经历的互动和共享。他们在线下和线上的协作过程中产生新认识、新想法和新观点,因此课程的教学不再仅仅是传递信息,而是发展、形成和发布新知识。

    (3)DOCC和MOOC—样,也是开放的课程。DOCC向所有的学习者开放,开放的目的是实现优质资源的共享。DOCC的开放程度相对于MOOC更高,开放让愿意教授课程的专家来承担教学的工作,开放由学习者提供教学内容或在学习者学习过程中生成学习资源,这样可以让更大范围的教师和学习者相互学习,由于教与学的参与者来自不同地区,学习者可以共享内容不同却十分丰富的材料,这种层次上的开放与MOOC中的开放相比,更向前迈出了一步。

    (4)共享:网络和技术使DOCC学习中的学习者能够分享工具、资源、学习项目和协作成果,能够一起围绕主题协作学习甚至工作,可以与那些可能从没机会遇到的人互动交流,可以保留那些有价值的东西,还可以创造出新观点、新事物。如杜克大学开设的《高等教育的历史与未来》,这门课程强调了不同背景的学习者共同构建高等教育历史和未来,学习者就像在一张白纸上,共同谱写过去和未来。

    (二)案例:Fem Tech Net的《女权主义与科技的对话》

    2013年9月,FemTechNet召集了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女权主义问题专家共同开设了一门名为《女权主义与科技的对话》的DOCC课程。该课程的核心内容为12个有关女权与技术对话的视频及相应的学习活动。参与课程的各大学或机构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利用自己的资源开发节点课程。学习者利用博客或其他社会性媒体平台开展协作学习,除选学核心课程外,还可以学习其他大学开发的节点课程和资源。这门课程的主要模块包括课程介绍、课程的相关视频、课程活动的介绍以及所有评论。

    《女权主义与科技的对话》继承了CMOOC的理念,认为来自不同国家、地区、机构的学习者的经验和视角非常有价值,强调不同背景的学习者之间的协作和分享。不同的是这门课程不是按照某个教师的课程大纲组织内容和教学,而是围绕共同的话题开展讨论,课程每周以一个访谈视频引出话题,从而开展学习讨论等活动。每个成员学校的教授,都会结合每周的话题,为自己课上的本校学生定制教学内容和作业,并将这些内容公开。每个成员学校设计课程时,可以参考资源库里的读本、媒体、网络资源、对话访谈视频等资源。

    课程实施采用混合学习的模式,参与学习的学生要参加线上与线下的互动和协作学习活动。参与该课程的十七所大学开设本课程的阶段不同,有的是本科课程,有的是研究生课程,教学目标也各不相同,班级人数在15-30人之间,按照各校的要求评定学生的成绩。网上其他非成员学校的学习者可以任选其他学校的内容学习,参与网上的博客讨论活动,也可以只看视频。课程设计强调“与谁一起学与学什么同样重要”,共建“头脑风暴维基百科”,列举在科技领域有代表性的杰出妇女及其成就,学习过程内容多样。

    一方面,DOCC强调自主自治,开设一门DOCC不需要多大花费,还可以避免XMOOC精英大学“圣坛教主”灌输式教学带来的弊病。另一方面,从女权主义角度来讲,不存在绝对的权威,鼓励合作、交互的群体学习可能是更好的学习方式,DOCC这种学习方式可以尝试推广到更多课程的教学中。

    五、结语

    与MOOC相比,LOOC、SOOC、BOOC、DOCC各有其教学特点和作用,虽然没有受到与MOOC—样的关注,但是LOOC、SOOC、BOOC以及DOCC同样以开放的优质课程为学习者提供学习的机会,也是实现教育公平和均衡的有效方式。教育界应以一种开放的眼光来认识和开设多种类型的开放在线课程,更贴近各类学习者的需要,提供形式多样的开放在线学习过程,真正实现公平的终身学习。

    作者简介:穆肃,华南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王孝金,周腾,华南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院硕士研究生。

    来源:《现代远距离教育》2016年第4期,总第166期。

    精彩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