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媒体

    利用新教学方式改进MOOC模式

    2013年,一个叫FemTechNet的男女平等主义者团体组织了一次分布式协调课程(Distributed Open Collaborative Course,DOCC),主题为”女性主义与技术对话”。他们将这种替代课程类型运作成主流MOOC的相反模式。他们写道,”DOCC课程建立这种认识之上:专业知识在分布在整个网络中,处于各种不同制度背景中的参与者之间,”而不是在某个单独的权威机构里。与其类似的只有NODAL课程,已经运行了三年,吸引了来自15所高校的教师教授该课程。每一节NODAL课,或称一个node,以类似网络实体的形式运行,在众多参与教师之一的工作机构建立。尽管DOCC课程没有参与机构提供像MOOC那样的证书,但DOCC体制允许高校学分通过本校已有的学分赋予机制给学生发放学分。通过这种方法,根据学习者选择上不同机构的node,可以获得来自多个机构的学分。

    小型私人在线课程(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s,SPOCs)在2013年底首次实行,和DOCCs出现的时间差不多。由UC Berkeley的教授Armando Fox创建,首字母指出了SPOC是MOOC的本地、小范围版本。SPOCs提供MOOC的一个小型分支,创建更私人的学习环境,鼓励师生之间一对一的参与。早期SPOCs由一些和MOOC相同的机构提供(如edX和MITx),由和MOOC相同的渠道赞助(如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这些先驱课程展示了非常好的通过率和表现:一门圣何塞州立大学的SPOC通过率达到91%,而传统方式的该课程通过率为65%;邦克山和湾社区学院的SPOC学生成绩比其同样内容的MOOC成绩高10分。

    自由进度在线课程(Self-Paced Online Course)在过去两年中以SPOC的另一种形式出现,很多发起MOOC的旗舰高校都采纳了此形式,因为它对于不追求学位的学生来说更加灵活。包括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密苏里堪萨斯大学、阿肯色大学和伊利诺伊大学厄本那香槟分校都提供此类课程。和SPOCs相比,自由进度课程甚至表现更好,一份2015年的研究表明,自由进度课程的学习者成绩比SPOC学生的成绩平均高出12.65分。该研究总结道,课程和时间表的灵活性让很多学生满足或超过传统课堂或在线课堂的学习标准。如果用学生的高分成绩来衡量的话,SPOCs是成功的。

    在如今的全球MOOC生态系统中,产生了很多创业创新,虽然无法查证,但从其参与行业、竞争对手来看,没有任何增长缓慢的迹象。尽管MOOC的很多初始形式已经淘汰或减少,如果中间层的高校可以克服职业不安全感并挤入主流,或甚至通过少量培训收费来变现,那么MOOCs可能已早于我们预期,达到了Gartner曲线的生产平稳期。不管MOOCs的未来如何,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它们将继续改变高等教育版图,不管是往好的方向还是往坏的方向。

    编译自:State of the MOOC 2016: A Year of Massive Landscape Change For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http://www.onlinecoursereport.com/state-of-the-mooc-2016-a-year-of-massive-landscape-change-for-massive-open-online-courses/

    来源:优课联盟

    精彩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