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媒体

    英国教育培训技术展BETT(British Educational Training and Technology Show)始于1985年,展示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运用,规模宏大,已成为最重要的教育科技展之一。它在伦敦ExCel地区汇聚了35,000位教育界人士和专家。在这场展览的间隙,我与几位欧洲教育科技领导者(FutureLearn、JISC、开放大学、伦敦大学教育学院等的代表)交谈,以把握2016年在线教育的”脉搏”。这些讨论形成了几个趋势,我们将在本系列文章分三个部分报道。

    第一部分将报道两个趋势:

    MOOC在更广阔的教育科技环境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学习管理系统热潮。

    趋势一:MOOC在更广阔的教育科技环境中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MOOC嵌入了更广阔的学习环境,如线下教育、高中教育等等。MOOC的定位不是自我持续、自主教学的项目,而是更像补充其他教育方式的”资源3.0″。因为它们缺乏社交互动和学习者群体归属感。

    Will Woods(开放大学学习和教学科技、IET部门负责人)

    我发现BETT的经验非常吸引人,我很乐意谈论国际化。发言人将MOOC作为一种接触国际学习者的途径报道,然而,关于MOOC的夸张宣传现在转变为了一种更为审慎的反思:MOOC在何种意义上提供了新价值。在开放大学,我们投入了大量精力发展BOCs(Badged Open Courses)和FutureLearn上的MOOC,用BOCs作为给正式学习项目提供官方认证(或作为在职学习的示范项目)的实验,这反映了开放教学思考的进化及实现方式。

    利兹大学和开放大学率先与FutureLearn合作,创建让学生通过MOOC完成部分学位学习的途径。MOOC平台还让我们思考如何通过更直接的授权,促使学术机构创新地思考在线教学提高教学方法。MOOC课程固然很有价值,它们使教育者更深入地思考关于给不考虑读学位的人提供教育机会。然而,最好和最差MOOC实例之间差距还是很大的。

    Neil Harvey(FutureLearn)

    幸好,认为”MOOC平台作为一种教学方式,能取代学校和大学”的观念消失了。MOOC确实嵌入了学校和企业更大的学习环境,其中混合式学习学习和”翻转课堂”模式已被广泛接受。采取这种方式比缺少学习者之间的社交互动要好,在FutureLearn,我们相信社交互动促进有效学习。我们愿意被看做是一个社交化学习平台(和MOOC平台相反),因为我们和其他平台不同之处在于,我们致力于创造一种学习者群体的归属感。在课程每一阶段(一个”阶段”意味着一部分学习内容)的结尾,我们鼓励所有的课程学习者互相讨论他们学到的内容。我们并不将学习者们召集在一个论坛或是讨论小组来做这事,这使对话可以随着学习阶段自行展开。

    Yishay Mor(PAU Education / Levinsky Teachers’ College)

    MOOC的主流化有一个过程。一开始,大学嘲笑MOOC,然后MOOC成了威胁,现在——越来越多地——大学将MOOC纳入了课程项目。MOOC显然迎合了传统的系统没有满足的需求,传统的教学系统也满足了MOOC没有满足的需求,所以它们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举例来说,一些大学以MOOC的方式提供预科课程。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甚至决定将整个第一学年课程都采用MOOC的方式。

    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将MOOC作为教科书使用,在翻转课堂中的例子:”请完成这个MOOC的第一周和第二周作为你们下个部分的课程作业”。这样做的好处是,由于有统计数据,老师可以看到学生的问题所在。

    我们还看到很多大学使用其他学校如MIT或斯坦福的MOOC,,大胆地使用比自己经费充足很多的学校的资源。

    总的来说,这种形式的结合是强大的。MOOC完成率低的原因是MOOC学习是孤独的。但如果和同学一起上MOOC,你既获得了其中的内容,也收获了社交和支持。比如,你可以和从事难民工作的组织一起看到他们在MOOC中建立社交支持网络。

    不过,社交因素虽是好主意,但很难实现。比如,edX试图利用其伙伴体系这样做,但是它们大部分的课程无法社交化。

    我预测:团队和伙伴体系将在持续整个学期的专项课程/系列课程中联系更紧密。在时长三周的课程中建立有意义的社交联系更具挑战性,但如果你上一系列的课就变得容易多了,如果在某个时刻有线下见面、学生中心等等就更棒了。

    Laia Albó(交互技术组——学习科技——巴塞罗那庞培法布拉大学)

    去年一月我参加了BETT,并发表了关于混合式MOOC(bMOOCs)的演讲:将MOOC内容和活动用于线下大学课程(点击这里查看)。考虑到教授们在大力发展MOOC以及如何再利用和平衡在线课程工作,我认为bMOOCs是高等教育需要拓展的一种新方式。MOOC可以在很多组合中使用:例如,MOOC视频可以用作校园正式课程的视频学习方式。组合结果是很多样的,特别是翻转课堂模式,学生在教室之外观看视频讲课,而教室用来实践活动。也可以将视频用在操作课中,作为支持工具,或者将MOOC完全作为在线补充课程,等等。这些方式让学生在选择学习方式上有更多的灵活性,在必要时再参考教授的讲解。这样的结果是,产生了一种脱离传统教室的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方式。

    Susanna Sancassani(米兰理工大学METID常务董事)

    从MOOC现象发展的第一天起,在线学习专家就对MOOC将对面对面教学方式产生的冲击表达了高度关注。”混合式方法”现在看似最有效,因为它可以利用一种每个人都很容易理解的方式——”翻转课堂”模式。然而,很多更微妙的影响虽然可能更有意义,但由于它们和学生自身实践有关,所以很难观察。

    例如,越来越多的学生在没有老师的帮助下找到MOOC,养成了使用MOOC材料复习、帮助理解学校课程内容的习惯。有时候他们觉得MOOC比学校老师的讲解更有效、更清楚。在某些学科,尤其是和信息与通信技术有关的学科,越来越多的学生在考虑MOOC培训,它们更有趣、更新,更有利于培养他们的就业技能。深入研究这种学生对MOOC的自主使用如何改变大学里教授-学习的动力模式将非常有趣。

    Diana Laurillard(伦敦大学知识实验室数字科技学习教授)

    我在BETT的两个讨论会上传达的关于MOOC的部分信息是——与预期不同——如Neil Harvey所说,MOOC是社交学习平台。我们发现MOOC在教师职业发展上蕴含的巨大价值:这个博学的参与团体互相提供了巨大的价值;课程由我们组织,但是价值远不止我们提供的这些,因为他们分享了他们的知识。我们迅速从Coursera转向FutureLearn不是偶然——后者更加重视在参与者间建立有意义的讨论。

    趋势二、学习管理系统热潮

    目前有很多学习管理系统(LMS),以不同的目标群体(儿童、成人等等)及特点(安全/适应性主导、简单、开放和灵活等等)区分。我疑惑市场上分散着太多的LMS是否有风险,尤其是如果他们之间不能互操作的话。实际上,几位老师都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他们被困在某个LMS中,但又得把工作转移到另一个LMS中。

    Neil Harvey(FutureLearn)

    我们认为学校和商业机构面临的挑战是,一旦他们依赖某个LMS,在固定时间内就被捆绑在那个平台了。LMS可能很快就过时,管理复杂,而且难以创造良好的用户体验。我们对于我们的用户中心方式很自豪,并将投入时间测试和学习,看哪些特征对我们用户最有益。归根结底,我们把自己看作学习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如果解决方案适合我们的社会化学习目标,我们将开发工具支持这些解决方案,如果已有用于特定应用的平台和工具,我们会鼓励教师结合FutureLearn灵活地使用它们。我们的平台在维持一个强大的教学方式的同时,为教育者和学习者提供方便,这意味着这个平台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结合其他工具和面对面学习,以创造最好的社会化学习经历。

    Yishay Mor

    目前有很多LMS,通常来自小型机构,因为名牌机构大多认为参与意义不大。我的主要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些LMS,评估使用哪个LMS很困难。

    市场中是否还有足够空间?有不少LMS提供商是各部门都很完善、拥有大型开发团队,开放源码,同时建立了社区。而其他小型团队都必须非常努力才能说服我看一眼他们的方案,尤其是在与Canvas、Moodle或者ILIAS这些大型团队对比的时候。

    当市场上已经有很多可靠的选择时,我为什么还要了解你作为LMS开发者能提供什么呢?

    不,我认为这种差距并不在于LMS而在于教育设计,在于如何在机构中植入学习文化。许多机构依然使用WordPress呈现内容,并且并不认为自己需要LMS。同时,购买了LMS的用户通常也只是因为LMS很流行所以跟随潮流。但如果你并不清楚你要提供什么样的学习体验,没有任何技术方案能帮助你。具体来说,我们可以发现一些LMS专注于提供基于问题、基于项目或基于案例的学习方式,但却很少有人了解如何设计适合这种教学方法的课程。

    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大家,”你需要注重用户体验,学习体验和教师体验,其他的会随之而来”。LMS会带给你用户体验,甚至一部分LMS会提供提升学习体验的分析,但剩下的服务提供需要你自己来决定。

    Laia Albó

    我认为小型机构很难与已经建立的LMS,如Canvas、Moodle等抗衡。回到MOOC,尽管一些LMS支持这种课程,我认为,探索促使MOOC平台课程和大学使用的LMS相结合的技术解决方案会很有趣。然而,我认为LMS必须向MOOC平台学习,将用户体验和内容放在最优先级别。但MOOC平台也需要向传统LMS学习,特别是在合作学习、与教师体验有关的学习分析方面,以提供任何水平、任何时间的课程信息。

    Susanna Sancassani

    LMS的真正问题在于信息和通讯技术的迅速发展没有给专营的LMS很多机会保持尖端,也不能让它们以合理代价提供有意义的”额外功能”:开源平台往往都很有竞争力。LMS的合理商业空间更倾向于服务相关(提供服务器、个性化服务、帮助支持、过程指导),而不是软件本身,在这方面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Will Woods

    BETT会上有一两个大LMS供应商,也有很多小的LMS供应商。然而,我不认为高等教育界的任何人会认为这是能做出关于LMS判断的正确的环境。如今学校和大学对于LMS是否适合自己非常了解,因为这些技术越来越成熟。定期检视LMS政策(每隔几年),可以追踪哪些LMS提供商在创新,哪些在停滞不前。我认为应该讨论的是:何时考虑多平台方式,以及平衡机构内部定制和现成云支持环境。LMS供应商和客户的未来关键在于,它们能否良好支持预测分析和学习分析,让教育者能采取有证据可循的方式来帮助他们的学习者。

    编译自:What European Leaders in EdTech Think of the State of MOOCs: Part I. 2016-09-14. https://www.class-central.com/report/european-leaders-edtech-think-state-moocs-part-1/

    原作者:Yoni Dayan (教育科技企业家,斯坦福和NovoEd(科技创业课)教学助理).

    来源:优课联盟

    精彩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