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教育新媒体

    我国的成人教育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为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作出巨大的贡献。在发展历程中,成人教育克服教育投入不足、保障制度不完善、师资力量缺乏等种种困难,取得重大成效。然而由于长期处于“低投入、高产出”的状态,导致成人教育与社会转型中的经济发展、文化形态和价值观念产生诸多背离之处,从而在发展过程中产生许多困顿。解析成人教育发展遇到的问题,探索解决之道,有利于促进成人教育健康有序地发展。

    一、社会转型的内涵和表征

    (一)社会转型的内涵

    对于社会转型,有学者认为是指人类社会由一种存在类型向另一种存在类型的转变,它意味着社会系统内在结构的变迁,意味着人们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心理结构、价值观念等全面而深刻的革命性变革。当代中国正处于一个双重的历史转型时期,既要完成由传统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型,又要实现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这里的社会转型是指改革开放30余年来,传统社会中每一个“我”置身于全球化背景中,人们在东西方价值理念不断交汇的过程中,感受到经济发展与生活方式的巨变。因此在新时期要适应、掌控和超越这种巨变来实现个人的经济价值,首先就要实现个人的教育价值。

    (二)社会转型的表征

    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不仅要实现现代化和推进工业化、市场化,更重要的是在社会转型中推动经济社会转型发展,最终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即“我”不再是被动地接受,而是主动地表达;不再是消极地等待,而是积极地应对;不再是默默地传承,而是勇敢地创新。处于社会转型期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表达自己的诉求。

    1.社会经济:生活和生产方式的转变要求教育机会公平和教育过程民主。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快速发展,经济总量获得前所未有的增长,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社会财富不断增加,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但由于人们对于财富增长的不公平性、区域发展的不平衡性、资源分配的不均衡性等产生疑问,对于自身所处的弱势地位有着更为强烈的感知,对于通过学习提高自身劳动素质、提升技能、增加人力资本价值以获得高报酬和高满意度工作的渴望更加强烈。因此,人们提出平等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共享社会主义繁荣的福利,同时也希望能以更平等的身份对所接受的教育自由表达自己的诉求,并对教育的方式和过程提出不同的意见。由于受众的广泛性,成人教育应该面向全体民众尤其是弱势群体,维护和保障他们的学习权利,提升他们的人力资本,增强他们的社会适应能力和改善他们的不利处境,从而为缩小贫富差距,促进性别平等和社会和谐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这既是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对成人教育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教育机会公平和教育过程民主理念的重要体现。

    2.文化形态:多元文化格局的发展要求教育对话的平等。文化形态是指社会政治和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人们基于对丰富精神生活与更优质生活质量的追求,表现出对生命的尊重与敬畏、对道德的坚守与张扬和对优秀文化的学习与追随。当今社会,人们习惯用主流文化和非主流文化来描述影响工作和生活的种种社会形态。我国经过30余年的改革开放,在不断加强对外交流的过程中,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与世界政治、经济与文化逐渐同步,融入全球化发展的序列,并呈现出开放、沉稳和昂扬的发展态势。不同国家、民族之间文化的碰撞与融合,已完全消融了我国文化相对封闭的状态,从而冲破了与计划经济体制一体的一元文化格局,发展成为与市场经济相融的多元文化格局。成人教育正是引领这一多元文化格局发展的重要力量之一。成人教育的对象是成人,即来自不同家庭、接受不同教育和遭遇不同生活境遇的鲜活的文化个体。这些文化个体在中西文化充分交融、传统与现代思潮彼此碰撞的过程中浸染,同时由于社会变迁空间、社会角色空间、终身发展空间、人身经历空间的不断变化与丰富,形成具有更高远期冀与迫切要求的独特且真实的成人个体。对他们而言,学习的场所与形式异常丰富:在田间地头与人争辩,明晰对错利弊;在飞机火车上默默阅读,感悟人生真谛;在教室里聆听讲座,在聆听中恍然大悟;在琴房里挥洒汗水;在网络课程的海量信息中享受乐趣,等等。这意味着成人教育必须要进行变革与创新,以平等的姿态、温和的语言、商量的口气集多元文化于一身,使之成为体察民情和实事求是的教育。

    3.价值观念:多元与个性化并存的价值观要求个人奋斗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教育价值。价值观念是指人们对事物判断的总体依据,是一种比较稳定的理念和信仰,它能引导人们的价值取向,并会影响后续的系列行为。在社会转型期,人们的社会生活领域正发生着广泛而深刻的变化,人们的价值观念呈现出“多元并存、新旧交替”的特征,具体表现为传统与现代价值观念的冲突和中西方观念的冲突。总之,人们对于自我的认识逐渐由传统社会“集体主义”的“我”转变成“个性”的“我”,推崇个性解放,不受世俗观念约束,追求自身价值利益的最大化。然而在深受儒家思想文化影响的中国社会,如何实现现代文明与传统文化的对接与传承,满足“现代人”既能享受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又能坚守“礼、义、廉、耻、孝、悌、忠、信”等道德信仰与人性美德,是摆在当今成人教育工作者面前的紧迫任务。2012年1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首次提出“中国梦”的理念,指出“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中国人民的梦想,并倡议每一位中国人把个人的梦想与国家昌盛、民族复兴紧密结合起来,以个人的力量助推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繁荣。由于受众广泛、教育价格低廉和入学门槛较低,成人教育在众多教育形式中“最接地气”,学员来自各条战线、各个行业和各种岗位,又由于地域、家庭背景、学历水平等各不相同,因此,如何将健康教育、德育、美育、知识传授和技能培养浸润于民族崛起的个人奋斗梦想,是成人教育工作者当下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二、我国成人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只见“管理”不见“服务”

    成人教育的管理环节具体而琐碎。一方面,从招生宣传、考试报名、新生录取、教学安排、自学辅导、实践考核到毕业考试、论文指导甚至投诉处理,劳心又劳力、纷杂而繁琐,承担成人教育工作的部门和单位需要投入较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完成日常管理工作。工作如此繁重,使得许多成人教育工作者沉浸于循环往复的事务中,很少静心思考成人教育的办学宗旨和理想,从而缺乏“坚持成人教育改革”的自觉和自省。另一方面,成人教育办学受到上级教育主管部门的宏观指导和所在学校行政管理指令的具体调控,使得成人教育工作者应接不暇,疲于应付,忙于制定各类管理规章、制度和方案,从而消靡“深化成人教育创新”的锐气和勇气。如此,各类成人办学管理条例、规定和措施层出不穷,看似已做好充分的准备,但实际上这些注重表面、冷冰冰的“管理”规章并不能使“服务”理念深入人心。由于自觉和自省失却,锐气和勇气消靡,致使成人教育工作者过分关注管理程序是否稳妥,教学安排是否合理,招生规模是否萎缩等问题,很少有人在意这些程序是否方便学员、教师是否胜任教学、学员真正需求是否得到满足等。因此,在进行有序管理时,提高服务质量是应对学员“回头率低、流失率高”的有力措施。

    (二)只见“教育”不见“成人”

    成人的世界纷繁复杂,不同的人生阶段和社会角色引发成人不同的学习需求,然而满足成人个性化需求的教育产品却“姗姗来迟”。长期以来,成人教育以学历教育为主打产品,在我国教育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但当下由于社会转型、经济变革、文化更新和价值观念变更等原因,成人的职业生活和社会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人教育面临一些亟须解决的问题。教育方式上,注重理论知识灌输和考核;工作程序上,只是在报到、期末考试、论文答辩和领取毕业证时,才能见到学员;教学实施过程上,学员出勤率低,教师在教室里苦等已是事实;教学方法上,成人学历网络课程的学习质量受到质疑,所有这些问题都显现出成人教育的“教育”而非“育人”功能。在整个“教育”过程中,我们虽然掌握了大量的学员信息,但是无法给予学员深切入微的生存关照与生命关怀,无法使学员的社会境遇和社会生活得到有效改善,无法深刻地洞察学员的精神追求和心灵向往,无法真切地探索学员的教育和学习问题。只是单方面地修订培养方案、教学计划,却没有充分考虑学员的学习目标、学习进度、学习需求和学习安排。因此,失去了“个性”和“自我”的成人教育,当高等教育一扩招,它就惊恐自己要“萎缩”;当职业教育一发展,它就担心自己遭“封杀”。这样只见“教育”不见真正“育人”的成人教育是不能让学员学有所感、学有所悟、学有所获的。在社会转型期,如何将自我发展的意义与价值付托于成人教育,如何将对职业发展的期冀、物质生活的追求和精神生活的向往寄托于成人教育是我们需要重新考虑的问题。

    (三)只见“文凭”不见“文化”

    成人教育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面临着被人们质疑文凭的含金量问题。然而目前我国对人才的评判还未曾真正做到以能力为主要衡量指标。一个人能否胜任某项工作,其主要判断标准仍是一纸文凭,而非真正具有专业水准的实际操作与动手能力。教育是一种文化继承和文化创新的过程,没有先人文化知识的积累与传递,社会难以发展到如此繁荣的程度。文化究竟为何物,古今中外的有关阐释非常多。尽管我们难以给文化下一个精确的定义,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即教育的职责首先在于文化的传承,其次在于文化的创新。台湾地区学者龙应台说:“文化即人。”文化体现在一个人如何对待自己,如何对待他人,如何对待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在一个文化厚实的社会里,人懂得尊重自己——他不苟且,因为不苟且所以有品位;人懂得尊重别人——他不霸道,因为不霸道所以有道德;人懂得尊重自然——他不掠夺,因为不掠夺所以有永续的生命。人是一切文化形态的载体,一个真正具有文化价值观念和精神追求以及优秀文化传播能力的鲜活个体是无法仅用一纸文凭来衡量的。先进的文化理念是经济改革的动力和社会发展的方向,然而这种先进文化理念的培养并没有完全融入到成人教育的管理和育人环节中。因而,如何更为深邃地探究成人教育的文化蕴义,如何以更为宽阔的胸怀重铸成人教育的文化价值,这是当今社会文化强国战略对成人教育提出的必解命题。

    (四)只见“学校”不见“专业教师”

    研究表明,组织提供的服务、产品质量与顾客满意度呈正相关,组织内人力资源的质量与该组织提供的服务、产品质量也呈正相关。学员对成人教育质量的质疑,很大程度归咎于成人教师的非专业水准。成人教师作为成人教育系统的中坚力量,对于提高成人教育质量和改善教学效果具有关键作用。换句话说,成人教师专业化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着成人教育的发展程度。如果说成人教育是一个具有独立运行能力、传播特色文化的组织,那么这个组织所提供的专业水准的教师是评价成人教育质量的一个重要自变量。

    到目前为止,我国成人教育领域存在一个显著且普遍的问题,即成人教育机构较为完善和健全,但是成人专职教师数量缺乏,大多是兼职教师,来源相对复杂,有高等院校的专业教师,有各类社会办学人员,还有自学成才的培训专家等。他们缺乏成人教育的实践经验,理论与实践不能有效结合,导致学员学习积极性不高;缺少成人教育学的系统理论知识,不能深层次掌握成人学习的特点和规律,致使成人学习难以达到预期目的。因此,在教学过程中理论知识传授和专业技能培养不能兼顾,使得学员对课程兴趣索然,缺课率、流失率偏高。如今成人教育市场对外开放、教育客体个性迥异、教育产品丰富多彩、办学主体多元化,如果只见“学校”,不见“教师”,缺少一支智慧的、坚韧的、具有开拓精神和创新精神的专业化教师队伍,我国成人教育的后续发展则令人担忧。

    三、社会转型期我国成人教育发展的策略

    (一)关注成人发展需要,提升职业素养

    成人教育关注的重点应是学员的终极追求,即获取目前或将来生活与工作所需的知识和技能,并为适应社会生活与职场竞争保持持续学习的能力。虽然成人教育的外延已经延伸至健康教育、休闲教育和老年教育等范畴,但是提升职业素养、获取专业技能仍是当下甚至较长时期学员的需求。与工作相关的成人学习动机主要包括获得新的工作技能、获取某种资格(证书)、提升工资、获得更高的工作满意度和获得职位提升。所以,无论是成人高等学历教育、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或是非学历教育培训,都要在充分尊重学员的学习与职业发展需求的基础上,有效平衡专业基础课与职业素养课的课时安排,着力开发实训实践课程。加强成人教育报名考试前的职业咨询工作,对考生在专业选择和学习过程中给予充分的职业辅导,给予密切的身心关怀和学业关注,打破惟理论考试的传统,积极探索构建“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考核”的学习与职业能力评价体系。其一,为每位学员建立职业能力档案,涵盖教育与培训、职业兴趣、从业经历、求职意向、已有技能和学习目的等,围绕专业理论学习和提升职业素养进行。对以自学为主的学员提供多样化的自学辅导,对助学班学员的学业情况进行全程跟踪服务,对在职人员的学业提供在线服务,主动与他们的就职单位沟通,缓解工学矛盾,关注他们的职业发展。其二,积极引导在职人员根据职业需要选择成人高等继续教育,鼓励高校为地方经济发展培养应用型人才。其三,成人教育管理机构和办学机构应利用自身资源和地域优势,主动加强与政府、工厂、企业和学校的合作,为培养学员的动手能力和实操能力提供广阔的实践平台。

    (二)因材施教,注重个性化教育

    因材施教中“材”的特点是“自主”、“鲜活”、“多样”与“不可复制性”,成人教育应从学员的视角即个体环境差异和学习目的与动机两方面,认真关注学员在特定的目的和动机下的学习过程,[10]并随时进行指导与行为纠正。学员由于生活经验与思想观念不同,对教育内容和方式的需求也不同,但现实中成人教育照搬普通教育课程,缺乏针对性和实用性。近年来,远程网络学习成为成人教育教学改革的重要方式,这有效地解决了学员的工学矛盾问题。但是其中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是课程内容。“只有当课程考虑的不是一般的抽象的人而是具体的、有着各种特性和需要的活生生的个人时,这种课程才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因此,实施因材施教,注重个性化教育将成为成人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成人教育的培养过程本就具有教师远程指导和学生自学的环节,因此,实行一师多生或一生多师的个性化培养具备较强的可行性。在教师和学员之间建立“导学”关系,针对学员的个性差异因材施教,对学员的思想、学习、生活和工作进行指导,不仅要提升学员的智力因素,更要提升学员的非智力因素,注重他们潜能的发展与人格的完善。

    (三)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提升专业化水平

    教师的工作对象是活生生的人,教师工作的终极目标是使人“成其为人”,通过扩充知识、提升智力、丰富情感、磨练意志,从而使其达到人格的完善、体魄的健康和心灵的圆满。教师的活动总是带着厚重的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教师需怀有崇高的职业敬畏感,苦学生之苦、乐学生之乐,使自己的生命活动在体味学生成就的过程中变得丰润圆满。专业化涵盖专业的理论素养和丰富的专业实践。长期以来,人们认为只要成人教师具有专业的理论知识,就可以胜任教学工作。然而实践证明,成人教师的专业发展不是专家群体的学术“供给”,即使他们掌握一些理论,但这些理论并非是解决实际问题的法宝。成人教师要发展,必须走进自己的生活世界。“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成人教师需要在不同鲜活个体的生命历程中体会与感悟,需要在教育理论中反思与选择,在教育实践中参与与砥砺,不断激发自己与学员在教与学的二元辩证关系中找准定位、明晰身份,就如何与学员沟通、如何实施教学、如何评价学员获取理论养分与实践依据。学校与有关教育部门要尽快制定规章制度,开启成人教师培养的建设之路,加大资金投入,加强成人教师职前和职后培训,选拔既具有专业理论素养,又熟知成人教育工作实践,既了解学员的学习需求,又真正热爱成人教育的教师和专业人员承担教学任务。

    (四)发挥专业组织的引领和指导作用,彰显行业权威性

    目前,我国有各类成人教育工作者自愿组成的群众性、社会性团体——中国成人教育协会,主要从事成人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研究,还有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自学考试分会,主要从事自学考试的理论与实践研究。此外,还有一些区域性、地方性的成人教育组织,多由高校自发组成。这些研究性团体在宣传成人教育意义、开展成人教育研究和学术交流活动、为成人教育的决策提供咨询和建议等提供了交流的平台。但是作为全国性的成人教育专业组织,它们在成人教育专业教师培养、成人教育工作者交流、成人教育管理者培训、成人教育讲座举办和成人教育办学规范制定等方面做得还不够,对全国范围内成人教育的办学和发展情况还缺乏宏观和整体的把握。

    成人教育专业组织的引领与权威作用,不仅关乎成人教育改革现时与未来发展的整体布局和全面规划,也关注成人教育工作者理论和实践的正确方向。除继续建立一些专业组织,定期举行学术交流与编辑出版学术期刊之外,成人教育专业组织还可以拓展更多的发展空间。其一,制定成人教育办学规范。“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成人学校公私皆有,良莠不齐。因此要制定基本的行业规范,约束办学行为,坚守办学操守。其二,培养成人教师。加强成人教师职前和职后培训,选拔既具有专业理论素养,又熟知成人教育工作实践,既了解学员的学习需求,又真正热爱成人教育的教师和专业人员承担教学任务。其三,培训成人教育管理者。定期开展培训,分享实践经验,提升管理人员的专业素养。其四,开展专项调研。成人教育的理论研究与实际办学既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要在学术交流的基础上,多开展一些专项调研,走进成人教育实际。

    作者简介:谢琴,刘海涛,孙丽媛,江西师范大学 继续教育学院,江西 南昌 330046 谢琴(1973- ),女,江西信丰人,江西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研究员,主要从事成人教育管理与人力资源开发研究。

    来源:《河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学报》 作者:谢琴 刘海涛 孙丽媛

    精彩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