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媒体

    SXSW教育(又称西南以南教育)大会于2015年3月初在美国德州举办,汇集了美国教育届人士。西南以南大会始于1987年的西南以南音乐节。如今3月份的德州因为这个大会,汇集了全世界著名的音乐人、电影人、以及最新的技术。而西南以南教育大会从2011年起已经连续办了5届,旨在推动学习的创新。教育会议汇集全世界教育人士,通过专题演讲、动手作坊、影片观赏、创业比赛等等形式,让参会者近距离接触最新教育理念和教育实践。

    今年的大会展映了17部教育纪录片,把我们带到了漫天飞雪的纽约、闭塞的美国小镇、冲突不断的中东地区,让我们透过那些勇敢的教育改革者的视角,随着他们的步伐,重新思考教育的意义。

    其中一部教育纪录片“Most likely to succeed”(《最可能成功》)带我们走进了一些新式的学校,反思传统的课堂,思考教育改革之路该怎么走?像柴静的《穹顶之下》一样,该片的导演也以自己的女儿开始了这部纪录片。电影的画面定格在教室里,老师告诉导演他的女儿最近表现有所下滑,而他的女儿则非常不屑,她说:“我不想上学了。”这句话好熟悉,也许你自己说过,也许你的孩子说过。但我们总会觉得问题出在孩子身上,我们应该改变孩子。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说: “当我听到女儿说不想上学的时候,我没怎么当回事,当然还是要让她上学。但是我看着女儿每天做那些数学题,我觉得女儿身上的某种东西死了。”

    这时导演试图从另一个角度思考这句话,也许不是女儿出了问题,而是教育系统出了问题。纪录片中谷歌副总裁也说道:新生的孩子是多么渴望学习,而我们的教育系统却让孩子们失去了学习的能力,我们的教育不是让孩子们去学习,而是让孩子们去记忆。最后,孩子们擅长的是搞清楚老师或者经理想要他们做什么,并且按部就班地去做。这部纪录片的海报上写着这样一行字,“我们的学校系统是1893年设计的”。为什么在经济和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的教育系统还是一百多年前的老样子?该是改变的时候了。

    纪录片带我们走进了那些不同于传统学校体系的新型学校,从家长、老师、学生的视角去感受这些大胆的教育新实验。其中一所是位于加州的High Tech High(高科技高中),从外部看上去,这个高中确实有点不一样,没有整齐的桌椅,没有厚厚的课本,我们看到的是个像设计作坊一样的地方。

    自2007年建立以来,High Tech High就给予老师完全的自由,不用按照州政府的教学大纲,没有标准化考试的压力。老师说:“如果我们要完成教科书上的所有内容,把几百年的历史在一学期上完,那么我们的学生不可能深入学习到任何一部分历史。我们宁愿学生深入学习十分之一的内容,也不希望学生只是学过所有内容。”

    学校没有考试,每个学年结束只有一次将自己的作品向公众展示的机会。每一年的学习都是基于一个项目。在深入某一学科知识的同时,通过完成项目,培养学生自信、时间管理、合作等等软技能。并且在展示过后,每个人都会和老师一起反思一年的学习,这种自省也是一种成长。

    学生们喜欢这种以项目为基础的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但并不是说学习和改变只有轻松和快乐,学生们有成功有失败,有兴奋有焦虑。有一个男孩,因为时间管理的问题,在年终的展示上没能完成自己的作品,看着别人的作品他是多么的沮丧,而老师和妈妈也难掩失望的神色。也许,那一刻,他失败了。但是我们看到,暑假的时候,他又回到了校园,继续完成他的作品。看着每一个零件终于转动起来,男孩的笑是那么的有感染力,而他从中学到的坚持不懈、时间管理可能是他一生的品质。也许这才是我们想要的素质教育。

    无论美国还是中国,在应试教育之下,学习是被功利化的。我们听到学生说:“我知道要学习这个知识,但是我要到快考试的时候再学,不然会忘记。”这到底是学习还是为了考试的记忆?我们甚至听到学生自己要求老师教他们如何应试:“我认为高中的时候,就是要学习怎样去考试,这样我们才能进入大学。那些和真实世界有关的,培养真正技能的学习等到大学再说。” 就像导演说的,我们的教育是不是让孩子们身上某种东西死了。

    纪录片的标题让我们思考谁更可能成功?我们所教育的孩子们,会生活在一个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社会,做一些现在还没有的工作。怎样给孩子面向未来的教育?是传统的应试教育,还是这些新型学校,更能让他们适应将要面对的社会?我们也许还不知道答案,但是我们在尝试。

    更多信息请戳:

    Most likely to succeed纪录片官网: http://mltsfilm.org/

    High Tech High: http://www.hightechhigh.org/

    来源:芥末堆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