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媒体

    (1) 学历继续教育一定要坚持“宽进严出”

    随着高等教育不断发展,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走进大众教育,现正在大步走向普及教育。实际上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今年就可望实现40%,提前五年实现《教育发展规划纲要》的目标。由于我国城乡差别比较大,许多中等以上城市的毛入学率已超过50%,提前实现高等教育普及化。

    终身教育体系鼓励各种类型的学习,宽进机制对成人(从业人员为主)教育是一种进步,无论是学历还是非学历,学习门槛一定要低,鼓励学习是政府鼓励成人学习必须要做的。但是学历教育、非学历认证培训必须严出。没有质量的认证证书社会不会认可。所以无论是所谓的“严进宽出”还是“宽进严出”,保证培养质量还是第一位的。

    其实、普通本科教育、高等职业教育、成人高等教育中成人教育最有条件率先进入宽进机制。当相当多的省份招生计划大于报考人数时,当录取分数线一降再降不能再降时,入学统考就失去了选拔性意义。

    (2) “宽进”政策应体现教育公平

    取消全国统一的成人高考已经写入《教育发展规划纲要》,但《纲要》的“宽进”政策还不够彻底,还要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决定是否考试,这势必会造成各省做法不一致。一方面造成高校跨省招生的难度,另一方面对不同省份的学生也会感到教育不公平。所以建议教育部乘招生制度改革的东风,彻底取消国、省两级成人高考,一步到位,直接由高校自行组织考试录取。

    (3) “严出”措施一定要落实

    “严出”在国外都是高校自已的事,但在我国,由于成人教育国家没有投入,各单位又不是很重视,市场机制、宽进机制、诚信缺失的情况下,高校自已很难做到“严出”,网络教育统考就是宽进不严出情况下产生的。985、211高校都做不到的事不相信一般高校会做到。

    为保证成人教育基本培养质量,严出措施必须有,决不能放任自流。如果教育部不宜再做,可以支持行业协会去做(教育部支持下的行业自律)。将来大家普遍重视教育质量和办学声誉了,再取消联考也是可以的。

    (4) 努力营造学历继续教育宽进严出的公平发展坏境

    成人学历教育无论是进口还是出口,对不同高校、不同地区都应保持国家政策的一致性。不能电大一个政策、普通高校另一个政策;不能网络教育试点高校一个政策、非试点高校另一个政策;不能A省一个政策、B省另一个政策。教育政策不一致会造成教育秩序混乱和质量低下。

    任何教育新政出台,都应该对照教育部倡导的三个“着力”,着力促进教育公平,着力优化教育结构、着力提高教育质量。凡是不利于实现三个“着力”的措施,要慎重再慎重,切忌在不知不觉中又制造了新的教育不公平。依法治教是一件长期要坚持的事,但愿我们的教育行政部门能做得好一点。

    专家简介

    严继昌:现任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秘书长、教育部网络教育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教育部高校网络教育阳光招生服务平台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终身教育工作委员会副理事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终身学习体制机制建设咨询组专家组专家、全国高校继续教育学会咨询专家组组长。

    此前,他曾任全国高校继续教育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清华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部长、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常务院长、清华大学教育培训管理处处长、国家级教学成果评委、国家级精品课程评委。他主持和参与过国家继续教育、远程教育方面许多法规文件制定,曾多次主持过大型国内、国际远程教育、继续教育学术活动,并作演讲。

    严继昌教授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得工学硕士学位,是中国继续教育、远程教育界颇有影响力的资深专家之一。

    本文系严继昌秘书长独家为中教新媒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彩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