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媒体

    有幸与院长们一起访问过多个欧美发达国家在线教育高校,印象深刻,许多理念和经验很值得借鉴和学习,但由于国情不同中国现阶段网络教育走的发展道路与欧美许多国家差异很大。

    总体来看主要有四点不同:

    1、教育发展程度不同

    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去年刚达到37.5%,而欧美发达国家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普遍超过70%。

    由于教育发展程度不同,中国比欧美国家从业人员学历继续教育的任务要繁重得多。总体来说,目前中国网络教育生源比较旺盛。

    2、教育体制不同

    中国高等教育有两个并存体系,普通高等教育体系和成人高等教育体系。这两个体系培养目标不同,评价标准也不同。

    欧美发达国家高等教育只有一个体系,对全日制学习的正规学生和业余时间学习的从业人员实行同一培养目标和标准。教师的教案、图书馆、实验室等所有有关的学校教学资源都一视同仁的向全日制学生和业余学习的从业人员开放。从业人员可以到学校上课也可寻求教师在线上服务。

    3、办学主体不同

    中国普通高校网络教育的办学主体是学校独立设置的无学科背景的网络教育学院。

    欧美国家高校网络教育的办学主体都是大学有学科背景的院系,学校层面只做一些教学辅助工作。

    由于教育体制不同和办学主体不同,中国的继续教育经常被边缘化而不受重视,网络教育在教师队伍和教学工作的保障方面不像欧美国家那么容易得到重视和落实。

    4、学习中心职能不同

    中国普通高校网络教育校外学习中心的主要职能是帮助招生与考试、学生教务管理,导学功能很弱。

    欧美发达国家的多数校外学习中心的主要职能是提供个人和小组的导学,以及导学教师的培训。

    由于中国大多數学习中心不具备导学能力,教学和导学(学习支持服务)完全由高校承担,学习支持模式趋于单一化。

    由于国情不同,中国与欧美国家网络教育人才培养模式不同。

    欧美国家的高校大多采用低生师比混合式在线培养模式,生师比一般低于30:1,在线模式以学生与教师互动为主,其他互动为辅。欧美国家的资源建设一般不那么完整,也不像中国那样需要建立完整的网络课程体系、智能答疑库、题库等等。因为教师与学生互动为主以及混合式培养模式,已经能够充分保证培养质量。欧美国家网络教育的学费比传统全日制学习的学费要高,因为学校提供的服务更多。

    中国高校的网络教育生师比起码现阶段不太可能做到低于30:1,生源旺盛,学历继续教育的需求还比较大,加上教育政策造成的垄断式办学局面,中国网络教育生师比大是普遍的。而生师比大的网络教育就很难开展以学生与教师在线互动为主和实施混合式培养模式,中国的网络教育在线互动模式多以学生与资源互动为主体,学生与教师的互动退居第二位,因此中国高校的网络教育学院非常重视资源建设,将教师的教学内容、教育理念、教学思路、教学方法等等经过精心设计内化到网络课程资源中,也重视网上学习支持系统的建设(含有答疑系统、题库系统、案例系统),中国的网络资源建设都比较系统比较完整。但生师比较大,学习支持模式逐渐趋于单一化。尽管很重视资源建设,但毕竟教师对学生学习状态的了解不是直接的,加上网上单一的学习支持,这种人才培养模式处理得不好很容易产生"教"与"学"的信息不对称,教与学的信息不对称就不可能高质量。

    这是中国高校网络教育必须正视的问题,依然是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的一个课题。

    专家简介

    严继昌:现任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秘书长、教育部网络教育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教育部高校网络教育阳光招生服务平台建设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终身教育工作委员会副理事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终身学习体制机制建设咨询组专家组专家、全国高校继续教育学会咨询专家组组长。

    此前,他曾任全国高校继续教育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清华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部长、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常务院长、清华大学教育培训管理处处长、国家级教学成果评委、国家级精品课程评委。他主持和参与过国家继续教育、远程教育方面许多法规文件制定,曾多次主持过大型国内、国际远程教育、继续教育学术活动,并作演讲。

    严继昌教授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得工学硕士学位,是中国继续教育、远程教育界颇有影响力的资深专家之一。

    本文系严继昌秘书长独家为中教新媒提供,转载请注明出处。

    精彩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