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媒体

    本文主要根据继续教育办学经历和有关数据,从学历继续教育和非学历继续教育两个方面的多个层次,对当代继续教育的发展态势进行了综合性的分析研究。认为,当代学历继续教育和非学历继续教育都是呈健康发展的社会教育态势,尤其是非学历继续教育发展较快,得到了各级政府和教育部门的重视与支持。同时,本文对全国成人高考、高等成人学历教育的过程环节规范管理、中小学教师培训中参训学员专业对口和培训师资选择管理等三个方面的问题,提出了不同看法与建议。

    继续教育,顾名思义,就是指学校教育之后的一种再教育。延伸开来,就是指人们经过大、中专学校学习毕业参加工作后,根据工作、生活发展需要而进行的一种再教育,即成人继续教育。在欧美一些国家,继续教育主要是指对工程技术人员开展的一种以培训提高能力为主的再教育;他们面向成人的学历教育称成人教育。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有5年一次的“世界成人教育大会”。我国对成人的继续教育原称成人教育,2010年统一改称为继续教育。目前继续教育包含有两种层次,一是学历继续教育,二是非学历继续教育。这两种继续教育形式非常重要,它对于工作后的人们的工作和生活都具有一定的丰富、提升之功效。而每个人的素质、能力、技能的丰富、提升,对社会的发展和国家的建设又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所以,世界各国政府都十分重视成人继续教育的发展。德国称其为国家经济发展的支柱。我国党和政府也非常重视继续教育的发展,在2010年国务院颁发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不仅阐述了继续教育的重要意义,而且将其列为专章进行了规划。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了“积极发展继续教育,完善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的教育战略规划。2013年4月13日,我国教育部长袁贵仁在中国成人教育协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上指出:实现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终身学习、人人成才的中国教育梦,继续教育不可或缺。因此,积极发展继续教育,是当今中国教育发展的时代重任。从我国继续教育的发展历程来看,成人教育、尤其是成人高等教育的发展成效是很大的。它不仅为国家培养了数千万高等专业技术人才,而且通过培训培养了数以亿计的各类专业技术人员,有效推动了我国经济建设和社会的发展。下面,本文从我国继续教育发展历史的视角,试就当代继续教育的几种办学形式及发展态势进行分析研究。

    一、经久不息的学历继续教育形式及态势

    我国的学历继续教育历史悠久,可以追溯至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函授教育。从开始的文化补习班、工农速成班、教师进修班,到后来逐步发展成高师函授教育(师范类)、高等函授教育、夜大学教育、广播电视大学教育(开放教育)、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教育、远程网络教育等六大类九种形式的成人学历继续教育。目前,学历继续教育仍呈初、中等和高等两个层次在发展。

    1.初、中等学历继续教育的持续发展。当今,我国的初、中等学历继续教育,其主办单位主要是成人高中、成人中专和成人初中学校。因其学生多(据统计,2011年成人中专在校生达238.73万人),主办学校也很多。据有关资料统计,2011年,全国成人高中为857所、成人中专为1614所、成人初中为2055所。[1]从目前的用人市场发展看,虽然高级专业人才仍走俏,但需求初级工和中等专业技术人才的单位也很多。特别是随着我国制造业的发展,需要大批的初级工和中等技术人员,促使成人初、中等学历继续教育仍呈持续发展态势。如2014年,武汉市市属职业学校、成人中专学校生源计划为10439人,实际报名3万多人。在当年全部岗位中,技校类占31.1%,排名全市学校类第六位;普工占26%,排名全市用工第六位;技工7.6%,排名全市技工第二位。2014年,武汉全市29.5%的单位招工要求中专(高中)以下学历。第一季度招工3万多人,13.8%是中专、高中、初中学历。而且,2014年十大热门岗位中,普工占9.3%,建筑工、机械工占9.4%。[2]可见,初、中等学历继续教育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的,其发展空间也是很大的,呈持续发展态势。

    2.高等学历继续教育的持续发展。在我国,历史最久、师资最强、规模最大的,主要是高等学校举办的成人高等学历教育形式,其次是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教育形式。以2010年为例,全国高等学历继续教育在籍学生1031.21万人,其中成人本专科在籍生536.04万人;网络本专科在籍生453.14万人;在职攻读博硕学位42.03万人。在这1031.21万人中,普通高校举办的成人高教学生为489.40万人,网络教育的学生为453.14万人,在职攻读博硕学生为42.03万人,占总人数的98.46%。[3]这就是说,普通高校是当今高等学历继续教育的主力军。因为,普通高校的学历继续教育形式涵盖了夜大学、函授、网络远程教育、自考助学等四种高等学历继续教育学习方式,且其每年招生人数都居其它教育形式之首。例如,湖北省每年成人高考招生计划11万人左右,普通高校实际招录8万多人。清华大学刁庆军、周晓娅、吴志勇在首批50家高校继续教育示范基地的调研分析中统计:2011年度,首批50家高校学历继续教育注册人数为51万多人,在读人数124万多人。[4]这说明这50个高校每个学校每年的学历继续教育招生人数都在1万人左右。因此,这也说明了我国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一直是呈发展态势。其间,虽有涨有落,但基本上是处于稳步发展态势,尤其是重点高校的学历继续教育。例如湖北大学,近几年虽“自考助学全日制班”招生人数减少了,但其他学历继续教育形式的在读人数每年仍有3万人左右。此外,广播电视大学的“开放教育”高等学历教育也发展较快,已毕业900多万人,呈持续发展态势。

    3.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创新形式的发展。我们知道,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作为一种考试制度和学习形式,在我国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中占有重要地位,可以说是我国高等学历教育的“半壁江山”。在4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历久不衰,成为了人们心中“没有围墙的大学”。在全国各地,各类学校和培训机构都办有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助学机构或助学班,每年都有数以千万计的人就近报名入学,已有1000多万人通过考试获得专本科毕业证书。随着教育招生竞争的发展,自学考试也在创新形式、拓宽教育面,特别是近年创办的“网上注册学习”、“在校专科转本科”等学习考试形式,扩展了一大批学历继续教育生源,有效推动了“自考助学”教育活动的深入持续发展。例如,湖北省几所有自身特色的普通高校,每校每年都能招到这类学历继续教育注册生5000人左右。武汉有一所部属高校,仅这两类自学考试学习形式的学历继续教育学生就达3万多名。从自学考试的社会考试、“网上注册学习”、“在校专科转本科”这三种学习形式来看,除社会报考略有减少外,其它两种形式的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也是呈持续发展态势的。

    二、不断发展的非学历继续教育模式和发展态势

    在我国,非学历教育即培训教育始于新中国成立前的战争年代。新中国成立后,非学历继续教育也是不断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建设发展、市场需求和各类工作岗位的素质要求,非学历继续教育得到了迅猛发展,各个城市培训机构遍布各街道。开始是以外语、计算机技能培训为主,后来是各类岗位技术资格证书考试培训,间或有些工作素质类提高培训。这期间,非学历教育的举办单位主要是社会机构、政府职能部门和大型厂矿企业的培训中心,普通高校介入较少。进入21世纪后,随着国家整体素质要求的提出,各地各类人员的素质提高培训教育进入发展阶段,近年开展的非学历职工教育培训已超过9000万人次。其中规模较大的有如下几种类型:

    1.教育行政部门规划、由大学承办的中小学素质教师提高工程持续发展。这类中小学教师素质的提高培训教育开展较早,以短期培训为主,规模不大。但从2001年开始,在教育部统一领导下,各省首先是对农村中小学教师展开大规模培训,主要培训现代教育技术、课程新思维、学科前沿新技能等。这类培训都在暑期进行,每期15天左右,经费由国家教育经费中支出,每年培训规模较大,人数较多。2014年,各省也开办了省级“国培计划”,将一般省培提高了一个档次。全国中小学教师的非学历继续教育一直是呈不断更新发展的态势。

    2.以各地社区学院为主开展的非学历继续教育发展迅速。近几年来,除社会个体培训机构举办的技能证书培训比较火热外,各地社区学院开办的以工作、生活需要为主的非学历继续教育发展较快。一是社区教育规模较大,分布广。据我们调查所知,全国大中城市的每个街道都办有社区教育工作站。据上海社区教育网介绍,上海有140多个街道,这就意味着有140多个社区教育工作站,有的街道还不止一个社区教育站,而且每个区都设有社区教育学院。以此推算,全国就有1万多个社区教育工作站。二是社区教育是以非学历继续教育培训为主,常年招生。例如,据上海市闸北区芷江西路街道社区教育工作站2001年统计,该站3年累计培训社区成员3万人次以上,主要是住地职工、高龄老人、外来人口、下岗待业人员、居委会干部等,即每年培训l万人以上。[5]江苏无锡市锡山社区学院,2012年开办短期培训班52个,共培训7868人;举办学历培训班21个,培训1669人。即一年共培训近万人。[6]武汉市武昌区社区教育学院开展农民工技能、残疾人技能、下岗职工技能培训和老年教育也很有成效,是全国社区教育示范基地。2012年7月启动的“社区大讲堂”在所属14个街道的140多个社区开展,数万人参与接受培训。[7]另据网上资料显示,近年城乡社区教育培训每年上亿人次。因此,社区学院开展的非学历继续教育发展是迅速的,其规模和覆盖面也是不可小视的。

    3.普通高校对非学历继续教育开始重视,发展较快。21世纪前,全国除极少数普通高校以其优势创办高端培训班外,一般高校多重视学历继续教育的发展而轻非学历继续教育,有的根本不规划。但近些年来,随着社会发展和人才市场对人才素质要求的提高以及人们学历普遍提高,使大多数高校的继续教育开始转向非学历继续教育培训。据山东理工大学曲建忠、史琳的统计,2011年,普通高校为高等非学历教育提供教育比重高达64.27%。从整体来看,99%的研究生课程进修教育、50%以上的自考助学教育、40%以上的进修培训教育都是普通高校提供。[8]例如清华大学,每年投入继续教育授课的教师就有1300多名。该校依托校内外优秀的师资,雄厚的科研实力,广泛的国际影响力和合作关系,为社会提供企业内训、行业特色培训、国际合作培训、管理公开课程、工程技术培训、远程培训等大量高层次、高质量的教育培训项目。据统计,2002年以来,该校累计培训各类人员70万人次。同时,该校的企业远程学堂面向千余家企业服务,受益面每年已达百万人次。此外,2003年启动的清华大学远程教育扶贫工程,截至2013年12月,已在27个省市、自治区建立了1088个教育扶贫现代远程教学站,并在各乡镇中小学建立了2520个“清华伟新教育扶贫中小学远程在线”二级站,累计培训176万人次。[9]武汉大学近年也在大力发展非学历教育和高端培训,其对国家测绘局、水利电力行业、医疗卫生系统干部和专业技术人员的培训规模逐年增大,高端培训接连不断。省部共建的湖北大学近年来开始重视非学历继续教育,2014年开拓培训项目10多个,培训各类人员5000余名,培训经费达千万以上。

    三、几点认识与思考建议

    1.几点认识。从以上具体事例来看,我国当代继续教育事业是呈健康持续发展之态势的。

    ①学历继续教育各层次都还是呈持续发展态势,尤其是现代远程网络高等学历教育和自学考试专接本学历教育发展处于健康常态。如武汉5所具有网络学院的大学,其网络学历教育学生各校都在30000名左右,常年经久不衰。自学考试专接本学历教育考生,主要是专科在校学生,在湖北省各个普通高校都有近万名,有的达到20000人之多,每年各校都有数千人报名注册。这说明高等学历继续教育的市场潜力还是很大的。初、中等学历继续教育也是呈发展常态。虽然各成人中专学校办学规模没有各普通高校继续教育规模大,但由于全国成人高、初中学校和成人中专学校数量多,有4500多所,所以其整体规模也是不小的,常年在校生多在300万名左右,呈常年发展之态势。

    ②非学历继续教育持快速发展之态势。也就是说,非学历继续教育近年来得到了各教育主管部门和办学院校的高度重视,其规模越来越大,进入快速发展轨道。其间,国家教育部关于中小学教师培训的规划和普通高校继续教育的积极参与,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近年来,各高校承办的中小学教师培训和行业、企业高端培训是其亮点;其规模之大、规格之高、师资之强,为历来培训之少有。尤其是各地社区学院的发展,使各类非学历继续教育培训遍布全国,有效促进了我国非学历继续教育的健康、快速发展。

    2.几点思考建议。总体来看,我国当代继续教育是呈稳步、健康的发展态势。但在某些方面和环节上也存在不足,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出台利于发展政策,加大管理力度,提高教育质量和水平。

    ①建议取消全国成人高考,实行高校自主考试招生。当前,全国普通高考已出台多项改革措施,有效促进了考生知识能力的提高与发挥,也使特色高校获得了一定的招生自主权。目前成人高考只200分左右即可收录,即只要参考就可入围。如其这等低下的分数门槛,且招生市场也很乱,倒还不如取消全国统一考生,由各校自主考试招生,择优录取。取消全国成人统一考生有四大好处:一是利于高校自主择优录取;二是利于考生用功择校;三是可减少教育主管部门的人力、物力和财政开支;四是利于制止招生市场的诈骗行为。

    ②建议高校加强对高等成人学历教育的过程环节与学历规格的严格管理。目前,普通高校的高等成人学历学生多在联办单位学习上课,校内基本没有成教学生,对其主要多为遥控指导。鉴于此,主办高校应着力抓好联办单位成教学生的课程教学过程、环节之严格管理,尤其是要抓好毕业论文(设计)的过程管理。即成教学生的本科毕业论文(设计)必须到校由专业教师亲自审评,这是确保本科专业水平规格的重要环节。比如武汉大学就做得比较好,该校规定成教本科生毕业前都必到武大校本部接受毕业论文(设计)的答辩审查,合格者才可颁发毕业证。我认为,这一环节把握得好坏,是体现普通高校学历水平质量保证的关键环节。遗憾的是,目前这样做的学校并不多,大多只招不管,或没管住,需要着力改进和加强。

    ③建议加强中小学教师培训中参训学员的专业对口和师资选择的管理。笔者参与中小学教师培训工作10多年,也深入到学员单位跟踪调查多次,深感此工作的重要和必要。但也多次发现参训学员有很多人与当次培训班专业不对口。如我省“初中物理教师高级研修班”中就有多名语文、英语教师,有的还是学校办公室的干部。他们去参与培训是学校派遣,要完成培训指标,但多因听不懂或没兴趣而处于应付,这在一定层面上既浪费培训指标也浪费财力和学员工作时间,同时也影响培训的整体效果。所以,建议教师培训的教育主管部门在下达培训指标时,一定要在调研的基础上按需下达专业对口指标,以免一个教师多次不情愿地参加与本人专业技能提高不相符的培训。其次,要严把培训师资关。当前,各省中小学教师培训的师资都是国家级或省级“专家库”的“教学名师”,但其中也有极少的“吹牛教师”。笔者2014年任“国培计划”班主任时就亲见3名培训名师在国培课堂大肆吹牛,主讲个人“成名”经历,且夹杂“过激”话语,3个小时只有40分钟切入正题,影响极不好。因此,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在选拔培训名师时,一定要按教育部袁贵仁部长最近关于教师在课堂的“三个决不允许”要求去选拔,以确保中小学教师培训课堂的严正性、高水平性。

    刘延东同志2011年12月24日在全国继续教育工作会议暨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建立30周年纪念大会上指出:“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资源相对不足的情况下,继续教育已成为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途径,跨进学习型社会的重要支柱,建设新型国家的客观要求,传承与创新人类文明的重要动力。必须增强责任感紧迫感,明确目标任务,强化政府统筹,发挥学校作用,动员各方参与,推进继续教育实现更大发展。”[10]我们认为,刘延东同志的这一讲话精神十分深刻地阐明了继续教育的功能作用与重要意义,是对继续教育工作者的极大鼓舞和鞭策。因此,充分认识继续教育各形式的发展态势,把握其发展机遇,积极开展各类继续教育活动,努力提高各类人员的专业素质水平,促进学习型社会的形成,无疑是当代继续教育工作者的历史重任。我们相信,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在各级政府的重视下,我国当代继续教育一定会越来越规范,越来越受欢迎,在建设学习型社会中大放光彩,取得更大的成绩。

    参考文献:

    [1]赖立.我国继续教育的多元发展及区域水平比较[J].人大复印报刊资料《成人教育学刊》,2014,(3).

    [2]http://www.sogou.com(武汉成人中专).

    [3]赖立.高校学历继续教育发展空间探析[J].当代继续教育,2013,(1).

    [4]刁庆军,周晓娅,吴志勇.我国高校继续教育办学的现状——基于首批50家高校继续教育示范基地的调研分析[J].人大复印报刊资料《成人教育学刊》,2014,(3).

    [5]上海社区教育网.

    [6]江苏社区教育网.

    [7]武汉市武昌区社区教育学院网.

    [8]曲建忠,史琳.基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我国高等非学历教育研究[J].人大复印报刊资料《成人教育学刊》,2014,(9).

    [9]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网.

    作者简介:易长发(1951-),男,湖北应城人,湖北大学继续教育研究所教授,主要从事成人教育、继续教育研究,湖北 武汉 430062

    来源:《当代继续教育》2015年第3期 作者:易长发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