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副主任何山:北京大学慕课实践 - 中教新媒—在线教育新媒体
    在线教育新媒体

    6月20-21日,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全国高等学校教育技术协作委员会指导,中教全媒体主办的“2016(第三届)中国MOOC大会”在北京盛大召开。大会以“慕课中国标准引领未来新教育”为主题,聚焦中国慕课建设、应用、管理与运营实践。会上,北京大学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副主任何山做《北京大学的慕课实践》主题演讲。

    北京大学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副主任 何山

    2016(第三届)中国MOOC大会现场

    非常感谢中教全媒体,让我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北京大学的慕课实践。昨天我们开幕式上,聂老师讲的中国MOOC标准是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帮助老师学校、学习者来选平台,选课程,选老师,这三个题目正好是我今天的提纲。

    北京大学的慕课工作起源于2013年,2013年的时候,北京大学发文件提出要五年内建设100门MOOC,希望向社会共享北京大学资源的同时,提升北京大学自己的水平、促进中国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在北京大学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工作中发挥作用。

    第一,选择平台。

    要做MOOC,当然要选择平台,edX、coursera,北京大学是跟这两个平台唯一一所中文大学,跟这两个平台合作,开设第一批MOOC课程,当时有四千多人参加考试。跟两大美国MOOC平台合作的同时,我们也在思考,中国MOOC和美国MOOC究竟有什么区别,美国的MOOC平台,服务于社会的学习者,因为美国高等教育非常发达,中国不是这样,国内的MOOC平台,首要服务在校大学生,我们也想在和国际著名MOOC平台合作的同时,能够做一个针对华语世界的平台,能够通过这个平台,形成一种更好的大学教育生态。

    我们在阿里巴巴的帮助下,推出了华文MOOC平台,将北京大学、台湾大学的MOOC课程都在这个平台上开设,希望在校教师,和失去上大学机会的人,通过这个平台能够把自己的学习做得更好。

    同时我们注意到,三大平台,都主要面向社会学习者,但中国还有很多偏远的地区,大学水平不一。因此北京大学发起成立的东西部课程联盟,希望做一个让我们的教育更加平衡的平台。

    东西部课程联盟是2013年成立的,它的特点和那三个MOOC平台的区别,是完全针对学校:学生通过这个平台学习,通过共享课程,推进不同地区的教学方法改革,提升教学理念,最终来提高大学的教学质量。

    学生要选课必须通过学校,课程质量由联盟、高校、老师共同负责的,通常是惯常的在线学习,还有见面课学习时间,见面课有两种形式:一种是跨校的现场直播,还有校内组织的小型讨论。

    学生选课后,可以得到本校学分,还可以得到开课学校的学分证明。现在已经联盟大概有100多所学校,选课达到一千多人次。我们选课学生,修读合格率达到90%,因为我们每个课程除了在线老师之外,在每个学校还都设置了他的教学班,按照联盟的要求,配备老师进行指导。

    总结一下,在选择平台上做的工作,面向全球选择edX和coursera,面向华语世界,我们选择华文慕课,面向在校大学生,选择东西部课程联盟,不排斥中国大学MOOC、学堂在线来合作,因为我们总体目标,我们要共享北大优质教学资源。

    第二,选择课程。

    北京大学第一批慕课就是在2013年推出的,当时通过开宣讲会动员有积极性的老师参加。第一批11门课程,经过第一轮之后,我们形成了系统的开课规范。

    校长鼓励老师来开MOOC,学校教学管理部门也通过设置奖项来吸引老师。经过一年多的运转,形成了北京大学MOOC管理条例,对什么是MOOC、领导机构、督导方式、老师工作量计算、经费使用、服务支持、知识产权等都做了详细的规范。

    同时,在这个规范的指引下教学部门把MOOC纳入了一个正常的学校教学活动。我们把MOOC分成两类,一类是记学分课程,除了在线开放,我们在校内使用资源进行翻转教学,所以对这些课程严格按照大学课程要求来管理,要求课堂教授学时数,不得低于课程总学时的2/3。另外,用自由活泼的形式,服务于广大学习者。

    对于记学分慕课,我们有严格的规定,首先在学校的评估不能是低的,不能在后30%。开课之后,并不是立项一次就终身有用,我们还要继续评估,评估达不到要求的,我们会取消立项。

    我们还选择录像转慕课课程。在以前信息化过程中,老师都有录像,积累了一大批资源。我们在开设慕课的过程中发现,很多老师有兴趣开慕课,但没有精力再做一件事情。所以通过给老师配备助教,让有兴趣的老师花费少的时间,对原有的资源进行重新组织,我们配上习题和参考资料等等。随之,MOOC的形式逐渐展现出来,这是我们一月启动会的场景。

    这件事情对学生来讲也很有意义,他们掌握了一套方法和技术,对自己的职业生涯是有帮助的;对北大也可以探索一条从视频转成慕课的新路径,为北大慕课添加新的成员;对社会而言,也可以按照这种模式,制作国家精品课程。

    另外,根据自身的优势,我们跟国防大学和复旦大学,联合开课《军事理论》,累计选课学生30多万;联合了人大、清华、中央美院等等学校一些专家,一起开设《艺术与审美》,选课学校也有300所。还有一门课程叫《创新工程实践》,它跟我们之前看到的MOOC都不一样,它所有的16门课都通过现场直播的形式向全国100多所学校直播,通过100多所学校的本校老师,组织现场讨论交流交互,修课学生达3万多人。

    在单个课程开设的同时,北京大学也进行了微专业的系列课程的尝试。2015年7月,开设了计算机微专业,包括六门课的毕业实践,现在已经有四万多人在选学。

    总结一下,面向全球,积极鼓励老师参与;面向校内,规范管理、严格评估;面向在校大学生,积极发挥组织跨校课程。在其他方面,我们也尝试微专业系列课程的组织。

    第三,选择老师。

    我们培训老师,让有兴趣的老师能够参与这项工作。今后采用MOOC这种形式来教学,像今天使用PPT一样,会成为老师必不可少的手段,所以我们培训老师如何制作视频、如何做作业、如何讨论。

    这个课程基本上要培养老师的在线教育思想、在线开课的能力。对于帮助老师的助教,也要培训一些动手能力。

    我们刚才提到了跨校课程,各个选课学校在校的老师组织这个课程。我们也针对专门的课程,举办了很多期教育培训班,以《创新工程实践》为例,我们有77所学校,188位老师。《创新工程实践》第二期,有73所学校。

    接下来总结一下北京大学这三年的工作,我们MOOC总开设门数达到67门,文理工医都有,下学期将接近100门;有200多万学习者注册学习,来自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组织了15期慕课技术培训班,近320人参加培训;有20门课程利用慕课资源开展翻转课堂实践。在东西部联盟平台上,我们开设了一大批跨校慕课,惠及上百所高校。

    展望未来,我们也对北京大学今后五年的工作,做了一些展望。目前对于知识的获取,学生已经不太需要通过课堂的形式,而是通过网络各种知识的获取。因此,如何充分利用课堂上老师的时间,是我们大学教学面临一个大的问题。第二个是随着我们老师的信息技术、信息素养的提高,我们的技术门槛越来越低,老师利用在线教育资源进行混合式教学的需求,像现在的PPT一样,变得非常自然而然。

    之前大学教育对象都是自己招生的学生,而现在互联网的形式已经给学校教育更多的人提供了可能,所以我们给自己提出的目标,近五年的目标差不多是这样,每个毕业生四年之内至少学过一门在线课程。

    别的学校开的,学生通过必须完成一门在线课程,来提高自己,在线学习的能力。我们希望所有大学的课程,都有一个线上课程,同样这个线上,也不见得是MOOC的课程,是之前MIT、OCL等等,这样的课程。我们希望在校课程20%的课程,都采用混合式教学的方式进行,也希望在今后的五年主要基于在线的学习,向社会提供10个以上的职业型硕士项目。同时我们保持我们每年在线开放的MOOC课程达到100门次。

    为了实现这样的目标和愿景,我们有很多任务去做,包括校内宣传、平台选择、老师的培训、制度的建立等。

    我们需要形成若干文件,提高对相关工作的认知和理解,面向未来教学研究,确立在线教育领导机制。

    这是我们学校的校长画的一张图,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过程中,我们把教学作为大学核心内容。它对社会的贡献是通过塑造人才培养来实现的,通过MOOC这种形式,我们的教学不但通过人才培养,也可以直接通过教学让我们的教育惠及更多的人,这也应该是一所伟大学校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志之一!

    谢谢大家!

    本文系根据北京大学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副主任何山在2016(第三届)MOOC大会上的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本文整理:中教全媒体 记者郑智文

    版权声明:中教全媒体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精彩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