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课论剑”:高校慕课与行业、企业、职教慕课建设 - 中教新媒—在线教育新媒体
    在线教育新媒体

    6月20-21日,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全国高校现代远程教育协作组、全国高等学校教育技术协作委员会指导,中教全媒体主办的“2016(第三届)中国MOOC大会”在北京盛大召开。21日下午,教育部职业院校信息化教学指导委员会副秘书长侯小菊、教育部-中国移动“移动学习”联合实验室MOOC研究中心主任王涛、武汉大学理工远程教育学院副院长胡华南、北京大学企业与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吴峰、石油化工管理干部学员远程培训部副主任田亮围绕“中国高校网络(继续)教育与行业、职业、企业MOOC”展开了圆桌对话。论坛由哈尔滨工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王永志主持。

    “中国高校网络(继续)教育与行业、职业、企业MOOC”主题圆桌对话

    行业、职业、企业MOOC建设,是否存在高校“一头热”?

    王永志(哈尔滨工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请各位专家就坐。我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王永志。大家应该知道,哈工大对中国慕课的建设工作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中国大学慕课缘起于哈工大计算机学院的孙志刚老师在2012年接触慕课受到触动后,离职到网易做了大学慕课这个项目,应该说我们对慕课也有深深的感情。接下来,我先提几个问题来抛砖引玉,请各位专家来解答。

    哈尔滨工业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 王永志

    今天会上很多专家都提到了行业慕课建设的情况。李德芳教授谈到的目前MOOC联盟建设中有500家学校参与进来,还有300家企业。我刚才又查了一下资料,“职业慕课”号称是第一个做职业慕课的单位,他们的入住学校是62所,入住企业是13所。通过这两个数据我们可以发现一个问题,无论是行业慕课还是企业慕课,又或是职业慕课,这种建设是不是高校一头热而企业并没有充分参与进来?在这里我要咨询一下各位专家,对于行业、企业、职业教育慕课的发展方向有没有好的想法和建议?

    胡华南(武汉大学理工远程教育学院副院长):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我来自武汉理工大学网络教育学院。关于行业慕课的问题,我们学校一直想在这个方面做一点工作,而且早上李德芳秘书长专门讲到武汉理工大学有这个打算。我们学校行业特色非常明显,武汉理工大学是由原武汉工业大学、武汉交通科技大学、武汉汽车工业大学于2000年合并而成的,原来的三所学校在建工、建材、汽车行业各有特色。如今,我们学校在这三个行业与企业的联系都非常紧密。我们的校友遍布全国各地,原来最顶级的时候,有几个省长、交通运输部的七个司长都是我们学校的校友。在这几大行业里,像造船厂、水泥厂、玻璃厂、陶瓷企业、汽车企业的老总也都是我们学校的校友。从学院来讲,与企业合作的需求非常迫切,而且企业也存在很高的需求。但目前还没有正式启动,依然在做准备工作。我们学校体制机制还没有理顺,我自己感觉从行业慕课发展方向来讲,最佳的模式或者机制,应该是由政府主导,学校和企业参与,学校在其中起到非常重要的枢纽的作用。所以,我们在做工作的时候,希望建材联合会起到重要的作用,它代表政府。此外,包括汽车行业协会和交通高教研究会,他们在这方面跟企业联系的也非常紧密。如果是学校去找企业的话,尽管学校很迫切但是企业有自己发展的进度,工作做起来会比较困难。

    武汉大学理工远程教育学院副院长 胡华南

    侯小菊(教育部职业院校信息化教学指导委员会副秘书长):感谢王院长提出这个问题!就像夏主编说的,我唯一一个代表企业慕课的嘉宾,其实我代表的是体制内职业MOOC。我们多数MOOC是在校内发生的,像清华北大都在不遗余力组织这种建设。我认为它有重要意义,可以推进教育、促进公平、促进发展。从职业教育发展来说,我们国家颁布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有一个最核心的内涵,就是通过课程打通行业、企业间的需求。今天我讲到了课程体系,我个人认为现在的职业教育特别需要行业的课程,但是由于行业有壁垒,讲的课程跟我们现在学校的专业设置有些不太衔接。国家希望在设置专业的时候,上接本科、下接中职,在专业方向上已经做了一些努力。我非常看好行业慕课的发展,但是做这个的行业精英需要懂教学,因为教学还是一门艺术,行业与教育中间的这道鸿沟需要我们去填补。

    千所高校对万家企业,行企慕课潜力如何挖掘?

    王永志:我补充一点,目前全国高校有2800多所,中国每天诞生的企业有一万多家,国家大中型企业至少百万家以上,大概是这样一个数据。怎么能够发挥这个潜力?真想听听各位专家有没有好的思路,有请田亮先生来分享一下。

    田亮(石油化工管理干部学员远程培训部副主任):我来自中国石化,咱们在座大部分老师都来自于高校。其实对于MOOC来说,在高校和企业,它的差距在哪儿呢?应该说一个是NBA,一个是CBA,一个是欧洲杯,一个是亚洲杯。很多时候在高校是很火的,但是高校和企业的土壤和机制不一样,需求也不一样。很多的时候我们做企业MOOC,这个理念很新,但是真正落实到员工的时候却很难被接受。他的想法是什么,他想学什么?我们很多时候并不完全清楚。另外,像中国石化这个行业相对来说封闭一些,但是我们有很多职业是开放的。在这些职业中,它的行业MOOC有很多员工在学习,但主要是为了职业鉴定和取得认证。这门行业MOOC是否有发证的资质,这是决定它是否受欢迎的最关键因素,而不是所谓的内容和教学模式,先有根才能有后面的开枝散叶。

    石油化工管理干部学员远程培训部副主任 田亮

    吴峰(北京大学企业与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我比较看好企业慕课,无论是从E-learning发展趋势来看,还是从慕课发展来看。需要注意的是,企业MOOC不在高校里头做设计,因为企业MOOC是靠企业把知识生产出来,再提供给一些企业或者学校培训使用,这样意义才重大。我坚持和鼓励企业自身生产知识,同时高校有很多技术手段和先进理念,我觉得这方面可以跟企业进行合作。企业慕课发展到现在,研究这个事情有一定的紧迫性。我们设立了一个国家课题,企业慕课有三个问题要解决,一是现在很多企业自己做慕课,这家企业做这个平台,那家企业做另外一个平台,今天提供给自己企业可以,但是要进行共享比较困难。二是知识生产,企业怎么把知识生产出来。三是知识共享,怎么开放给其他的企业。

    王涛(教育部-中国移动“移动学习”联合实验室MOOC研究中心主任):关于企业慕课,我也做了很深的思考,涉及三个概念:职业教育、职业培训、企业MOOC。职业教育是教育层面的事情,从职业培训和企业MOOC这两个概念往下引申出企业MOOC和原来E-learning的区别。很多企业认为,企业不存在MOOC,有企业E-learning就足够了。另外,企业内部的资源是内生的,不需要公开。但是我认为适当变化一点,对于企业MOOC的发展会有所帮助。我在一个职业大会给大家定义了企业MOOC的存在,为什么存在呢?随着MOOC技术的发展,使得内生的资源变得越来越少,把内部资源尽量外化从而减少企业培训成本,这就是企业慕课的到来。大部分资源能采购就采购,只有那些少量的与自身企业有关系的资源尽量外化,尽量少的资源采取内生,这是企业MOOC第一点。第二点,存在不存在一个企业MOOC平台?我说你能不能在美国选一个类似于edX这样一些平台呢?它是以IT为主的,并不涉及到机械制造。我找了一家,说我在苦苦找寻一个在国际上像edX架构的平台,希望有突破。一旦有突破了,企业MOOC会大步发展,因为外援多了。

    教育部-中国移动“移动学习”联合实验室MOOC研究中心主任 王涛

    王永志:首先谢谢各位专家,我总结出来几位专家对我问题的答复:第一,为什么有“一头热”这种情况,有专家认为,因为这个事情应该由政府来主导,如果高校一个一个企业去谈的话,这个成本太大,而且也很难找到正确的方向。也有专家认为,高校做这些MOOC不太接地气,跟企业的需求是脱节的,不会有很好的结合。还有专家认为,应该是企业自己生产MOOC。上午的论坛中有专家谈到了铁路学堂,我特意上网查了一下,很多课程确实是由一线的工程师们来制作的。

    收费or免费,慕课运营路在何方?

    王永志:有这样一个问题,我个人的观点不一定正确,想与各位专家进行探讨。我认为MOOC目前的发展方向有一定的偏差,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感觉现在的MOOC,没有一个比较合理的盈利模式。企业MOOC对企业来说,根据其需求有一定的用处,但是很多高校做MOOC纯粹在往里砸钱,甚至有一些高校做MOOC工作是迫不得已的。MOOC健康有序的方式,像王涛博士讲的,从MOOC转向SPOC这样一个人人都可以参与、人人有体验的方式是最好的一种方式。另外,我觉得是不是可以采用医院挂号收费的方式,一门慕课课程可以免费,但是MOOC的注册应该收取一定的费用。比如,注册一门慕课收一块钱,如果做的课程很受欢迎,注册费收五块钱、十块钱。那样的话,如果有十万人去选,这门课就有十万块钱收入。老师有收入、平台有收入,学校也不白投钱,学生付出很少,这是比较活的盈利模式,可以促进MOOC健康有序绿色发展下去。不知道专家们有没有反对我的意见?

    王涛:想补充一下,MOOC的运营模式很清晰,我把它分成几类:第一类关于公共教育的这个钱一定是由国家、学校出,学生已经交了学费。未来教育政策一定会改变,公共教育不能让钱转嫁。第二类,关于实用的不能称之为职业那块来说,比如说IT教育、英语,有个人转移支付,现在盈利的在国际上都是采用这种模式。第三类就是职业培训,现在我关注的企业、职业培训的都盈利。第四类就是关于K12,无论是早教还是课程辅导都可以收费。因此,作为MOOC的发展很清晰,每块都有买家支付,未来MOOC发展非常乐观。

    王永志:我还是这样一个观点,为什么现在MOOC完成率特别低?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因为它免费,如果说交一块钱,一块钱学生也特别重视,我交了钱,就得好好学。我是这个观点,其他专家呢?

    侯小菊:我非常喜欢MOOC,在这里旗帜鲜明地表达出来。我认为政府层面必须推广慕课,这是促进教育公平好的方法。举个例子,在湖北恩施这个地方比较缺乏好的英语老师,但是当地有些孩子被哈佛大学录取了,他们英语讲的非常棒,都是通过网络学习的。再者中国的教育资源多集中在北上广深,许多偏远地方对教育存在很大的渴求。这十年来我走过的学校不下300所,职业院校更需要优秀的老师勇于面对镜头,把自己最好的课程展播出去。不要看它的辍学率,有需求的、想学习的人,一定能通过网络能找到自己想的,我认为这就是MOOC对社会的贡献,已经足够大了。我本人是MOOC的受益者,我女儿也是MOOC的受益者,所以我很希望有更多的忍可以在网上找自己喜欢的老师。我非常支持MOOC发展,希望政府不遗余力的投入。

    教育部职业院校信息化教学指导委员会副秘书长 侯小菊

    吴峰:讲到微观的问题,我自己有一些亲身经历。北大在2013年提出建设MOOC,2014到2015年我一直在观望,今年开设了这个课程。最初看别的老师开慕课,有一位老师开了艺术课程,MOOC教学工作量大概是面授工作量的十倍。因为有一些老师,在面授时基本上不用讲义就可以讲。工作量的加重是我们的一个挑战,也是最大的一个难点。但同时我发现,绝大多数老师都是通过MOOC的方式能够培养更多的学生,这里有一种责任感或是使命感,作为慕课教师体会更加深刻。当然我自己讲了,方便和行业建立联系,能够为自己做研究提供一些支撑。我不知道别的学校怎么样,是不是因为工作量的加大给老师带来了负担。

    北京大学企业与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吴峰

    王永志:田亮先生,关于慕课收费问题请问你是反对还是支持?

    田亮:我比较支持吴教授的观点,吴教授收不收钱,对他来讲都不影响,北大的确实是厉害。我觉得对企业尤其是互联网的企业来说,一定是从免费到收费的。现在大家看看,什么东西都是这样,原来优酷和爱奇艺都是免费的,现在都是开始收费了。慕课要健康发展,也应该是从免费到收费。

    王永志:几位专家有支持有反对,我是这样想的,可能有一些老师一开始建立MOOC是凭激情,有的是想做科研,或者通过MOOC做出名了可以吸引更多的粉丝,这样不一定长久。如果收费,当越来越多的人注册一门课程,老师收入也越来越高,他/她就会更加投入去做好MOOC。现在不可避免的,也不可能否认,有些MOOC是学校派下的任务完成的,这个质量真的很难说。而且像王涛博士也说过,有很多MOOC根本没有互动,老师一点都没有参与进去,不是一种连接的状态,这样的MOOC存在的意义不是太大,虽是我是支持MOOC大力发展的。我认为,MOOC慢慢会走向收费的环节。收注册费这个是很低的,第一步我想会是这样一个方向,在这里田老师还有吴老师,咱们三个观点一致,在这里我可以打一个小赌,大家可以做见证。我们在座6个人,有三个人支持收费,有三个人是支持免费。三对三,咱们以三年为准,三年之后来看到底是谁赢了,好不好?各位专家还有没有想要发言的?

    王涛:我补充一点,在未来教育里面,有两个癌细胞:第一是基于学历的,提供答案的教学方式,比如说一块钱给答案的。第二个,老师产生收入的,一旦这个老师产生收入了,教学就变了。

    王永志:您把这种情况定义成癌细胞,但我的个人观点是,现在已经步入了自媒体时代,老师作为一个运用自媒体的媒体人,会想办法展示自己,而且我觉得在媒体上展示自己获取一定的收入是完全正当而且完全可行的。我还是坚持我们的观点,慕课要大发展而且会逐步走向收费。如果大家没有其他问题,咱们的圆桌讨论就先到这里。谢谢各位!

    本文系根据2016(第三届)MOOC大会上的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本文整理:中教全媒体 李莎

    版权声明:中教全媒体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精彩评论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