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新媒体

    6月28日下午,教育部召开例行发布会,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葛道凯介绍了我国高等职业教育改革发展和高水平高职学校建设有关情况。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高等职业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姜大源,天津市政协医卫文体委员会副主任、天津职业大学原校长董刚,温州职业技术学院院长谢志远也出席了本次会议。据葛道凯介绍,我国高等职业教育目前呈现出如下特点。

    高职教育快速发展 招生数在校生规模稳中有升

    截止到2015年,全国独立设置的高职院校达1341所,招生数348万,在校生数1048万,毕业生数322万,占到高等教育的41.2%,全年为社会提供技术培训超过2000万人次。相比较15年前,其中,院校数量增长了3倍,招生数量增长了7倍多,在校生数增长了10倍。可见,近年来,我国高等职业教育在年招生数、在校生规模稳中有升,高等职业教育得到了快速发展,

    “这样的快速发展解决了三个问题。”葛道凯认为,“首先,高等教育资源短缺局面得到了彻底改变。所以,现在很少人有人抱怨上大学难;其次,为全体社会成员提供了更多适合的学习机会。也就是为全体社会成员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第三,为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提供了有力支撑。”

    新世纪高等职业教育发展更加匹配产业需求

    “匹配产业是高等职业教育发展的主旋律。2015年年,教育部颁布了新的高职专业目录,总共收入748种专业,其中一、二、三产相关专业数比例为6.8∶39.4∶53.8,与当前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基本吻合。”葛道凯在会上分析指出,“这种吻合是逐年专业调整形成的。以2014年为例,高职撤销或停招5200多种专业,减少文秘、计算机信息管理、法律事务等专业点,同时增加了3000多个与新业态密切相关的专业,如物联网、老年服务等。”

    同时,学校的区域布局更加合理。从目前高职院校的分布上看,已经打破了高等院校集中在大中型城市的局面,开始向我国的中小型城市延伸。据葛道凯介绍,1341所高职院校中,在县级市的有90所,在乡镇地区的有50所,除了西藏地区外,1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平均也都至少有1所高职院校。

    新世纪高等职业教育发展更注重“管用实惠”

    “对于高职院校来说,就业和学校能否解决实际问题是看该校是否具备‘管用实惠’的两个标准。”葛道凯介绍说。

    从近几年的反馈数据上,高职毕业生就业可以说持续走高走好。所谓走高,就是指近几年高职毕业生的就业率持续走高。从2013年开始,高职毕业生就业率稳定在91%左右。而所谓的走好,其中一个方面就是指高职毕业生的就业收入。据麦可思调查报告数据显示,2010-2015年高职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平均月收入增长趋势明显,2015年比2010年月收入提高59.1%。另据麦可思调查对高职学生毕业后3年的跟踪调查显示,2012年毕业的高职生3年后工资增幅为83.8%,显著跑赢城镇居民收入的增幅。

    另一个方面指工作与专业的匹配度。据统计,2015年高职理工农医类毕业生中有65%从事的工作与专业相关,自2011年以来,高职毕业生专业相关度保持稳定。

    学校能否解决实际问题其实就是要看学校是否能够解决当地民生问题。“每年平均有280万家庭通过高职实现拥有第一代大学生的梦想。”葛道凯继续介绍说,“此外,现在很多当地的高职院校利用自身科研技术优势服务当地经济发展。如湖南某高职院校举办“请进来,走出去,扶上马,走一程”的系列举措,帮助当地农村开展生猪养殖、辣椒特色蔬菜培育等方面的工作。”

    国家示范性高职院校建设计划实施成效显著

    2006-2015年,教育部、财政部联合实施了“国家示范性高等职业院校建设计划”。该计划分两期实施,中央财政累计投入专项资金45.5亿元,拉动地方财政投入89.7亿元,行业企业投入28.3亿元,支持200所国家示范(骨干)高职院校在制造、建筑、能源化工、航天航空、交通运输、电子信息、农林牧渔、医疗卫生和服务业等领域,重点建设了788个专业点。

    该计划的实施,有力提升了项目院校的办学实力、管理水平和培养质量,为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发挥了示范引领作用。一是人才培养质量持续提升。据调查,项目院校2014届毕业生的雇主满意度为91.12%,毕业生自主创业比例3.7%,较2011届增长0.5个百分点。二是服务区域产业发展能力明显增强。2014年项目院校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收入累计超过10亿元,校均超过520万元;横向科研经费到款额校均410万元;毕业生留在当地就业的比例达65.52%;非学历培训收入校均499万元,公益性培训服务校均超过2万人日。三是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深入开展。项目院校合作企业总计超过5.5万家,校均超过280家;生均教学仪器设备值将近1.5万元;行业企业兼职教师与专业教师比基本达到1:1,专业双师素质教师接近75%,兼职教师总数超过16万人,专任教师企业实践人均26天/年。四是政府服务不断优化。一些地方政府实施企业支持职教地方税收优惠、实习实训安全责任分担等政策,健全教师专业技术职务评聘办法与培训、顶岗实习工伤保险补贴等制度;全国31个省(区市)均建立了高职生均拨款制度,部分地方还出台了高职学生企业实习财政补贴经费等制度。五是专项拉动作用明显。中央财政专项投入45亿元,拉动地方财政、行业企业分别投入90亿元、28亿元,2015年项目院校生均财政经费校均1.3万元。

    在该计划带动下,各省先后建设了281所省级示范(骨干)院校,中央和地方两级优质高职院校数达到全国高职院校总数的40%,优质高职院校的创建范围不断扩大。示范骨干校建设的经验和做法由点到面、不断扩大,逐渐上升为制度,持续推动学校的改革与发展。

    最后,葛道凯司长还对今后高职教育的发展进行了简单介绍。葛道凯认为,今后我国高职教育发展将呈现出7个“更”。第一个“更”:发展方向更明确。即以服务为宗旨,以就业为导向。促进就业是职业教育坚持不渝的发展方向;第二个“更”:更高的质量。即全面发展,终身发展,更适合学生的发展;第三个“更”:更优的结构。即职务相当,各安其位,专业和学校合理布局,动态调整。所谓动态调整,是指学校要根据社会实际需求对学校所设专业、课程进行调整;第四个“更”:更顺畅的指导。这里所谓的指导包括行业的指导,企业的指导;第五个“更”:更强的保障。即在保障现有财政对学校支持的基础上还要逐步增加。同时,也要鼓励更多的社会资本、社会资源进入到学校;第六个“更”:更加公平。要更好地做好贫困生工作。在做好学历教育的同时,也要将高职教育辐射到更多的领域;第七个“更”:更好的开放。即要进一步推进高等职业教育国际合作与交流,推进合作办学,参与更多的国际高等职业教育的标准制定。

    来源:中国教育在线

X